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審視自己寫作的二十題

谢谢 @寿喜 朋友点名。

对不起最近被解剖学搞疯了问卷有点姗姗来迟哈哈哈(。


1.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A:Monstre,是法文里怪兽的意思。(不是拼错的英文 

权且当作是一时中二的产物。


2.大概是什麽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麽?

A:如果是日月同人的话在17年的3月左右开始写。

更早以前是写奇幻文,初中时期就开始写了。(然而烂得无法直视

其实在日月之前我完全没有接触过同人创作,会开始写是因为吃糖吃得撑了(?  


3.覺得自己文風是什麽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麽看法?

A:自己...

【合作短文】Purpose——凡尘。

杀手容×小白脸星。
@阿句句 欧尼的合作设定文。
*此篇有车预警。

寒凉的刀刃自袖口滑出来。金容仙染着荳蔻的纤白指尖被暗色的军刀衬得格外妖娆,她深吸一口气,趁着男人还在解开腰带的瞬间欺近他怀里,悄无声息地将刀刃送进他的胸膛。

血花在男人的衬衣上绽开,艳红妖冶。她叹了口气,把军刀抽了回来,有条不紊地——正如她先前几百次做过的那样,开始清理现场。

一切都收拾乾淨后,她去了浴室洗掉手沾染上的血污。

杀手低下头望着自己的双手。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这样近身刺杀的工作了,一刹那间碰触到的温热血液却让她更有杀人的实感。

那是一双女人保养得宜的手,纤细白皙,骨节分明。那更是一双专门替人做肮髒...

海报真的超级好看了!

寿喜:

宝贝们看过来

日月映画社:

看一看,瞧一瞧

日月映画社:七夕特辑

有人有兴趣猜猜哪篇是我的吗哈哈哈哈

日月映画社:

九部电影,七夕上映,任君挑选



一.



“你来是干嘛的?”她蹙着眉,两个人面面相觑。



“是特意跑来给我炫耀你少了块眉毛?还是只是为了来确认一下这个点我究竟是不是一个人在家?”



文星伊立在那里,好像一下子被她扒光了。



金容仙一看她的表情就懂了,火从心尖冒出来。



“算了,你走吧,”



她闭上眼,很轻很轻地叹了口...

【短篇】七月雪

@韩九言 欧尼的月半有狐来设定所衍生的一篇二创文。
对不起我ooc了TTTT

(零)

天有异象,七月这样的暑热时节竟落了雪。

七月何德何能落雪——人们都在传,说这是妖物作祟。

却又未尝不是有如窦娥一般莫大的冤情?

(一)

彼时已近中元,山脚下三三两两走过一些过路人。

那名青蓝衣袍翩飞的青年径自停在了山径前,似在观望些什么。

青年面若冠玉,肤白似是上好的羊脂白玉,狭长眸间以殷红胭脂勾勒出笔笔红纹,唇峰染着几分淡紫。

此番打扮的人甚是少见,看上去像是哪个戏班子的小生。

戏班子在这荒山野岭也难能得见,更别说是这么一个七月落雪的山脚。

踏着石阶步下山岭的金容仙不由多瞅了几眼。...

提问箱的回答kkkkk
虽然没什么人想问的样子,但是持续开放喔hhhh

【合作短文】Purpose—— 临门一吻。

杀手容×小白脸星。
@阿句句 欧尼的合作设定文。

这么说吧,金容仙是硝烟里的玫瑰。

面上瞧着明艳得不可方物,可身上长出的刺都像是淬了毒似的,稍有不甚就能要人性命的。

一晚上的缠绵悱恻显然有些吃不消,文星伊懒散地斜倚在床上,看着金容仙坐在床缘擦拭枪械。

作为一位杀手,她未免也长得太出淤泥而不染了些。

未掩上的窗帘边透进来的那几缕阳光,照得她如同鸦翅一般的眼睫熠熠生辉。

杂乱的金色长发还犹自附着股刚起床的慵懒,发丝间隙透出来的葱白脖颈向下淹没在随意披上的西装外套上,大概那布料下面便是她线条美好的蝴蝶骨。

三分诱惑,七分危险。

她不自觉伸出指尖去碰。大约玫瑰就是这样的,...

【短篇】Pocky game

Pocky这种东西其实也是能吃得很致命的。

金容仙支着下颔看自家沙发上吃零嘴吃得不亦乐乎的文星伊,一面不着边际地想道。

薄薄的唇瓣小幅度地开阖,用一种几乎能算上是漫不经心的态度咬着那根细长的巧克力棒,末了还用舌尖轻扫过沾上巧克力酱的唇面。

跟平常在舞台上下意识舔口红的动作如出一辙。

看上去很甜。

究竟甜的是零嘴本身还是文星伊的唇,金女士的心思显然不用多加赘述。

妹妹的目光不经意间和她撞到了一块。

“怎么,欧尼想吃吗?”文星伊疑惑地挑了挑眉,“旁边有很多啊。”

金容仙忙别开视线,“不吃不吃,吃腻了。”

明摆着欲盖弥彰。姐姐心虚的小动作倒是给文星伊抓得一清二楚。

“吃腻了代表得...

沉灰 13.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沉灰 12.


13.


拳头的钝痛掐紧了腰腹,文星伊抽了口气,向上勾起嘴角。“这个三爷就不知道了,得闹大一点才好办事啊。"


白胜源坐回床边,眯起眼,“哦?这话怎么说?"


“三爷的日子清静久了,想来是不清楚吧。牌桌上可多了几个来势汹汹的新人呢。"她笑着挑挑眉,“别的不提,就说说条子吧——他们可跟东恒眉来眼去地打了一手好牌。"


言下之意,警察和东恒两边勾结起来了。


裴俊文吸毒这茬若只是普通的告发,定会被警方高层草草的压下来,但要是像如今这样闹上新闻版面,这可就难说了。...


1 / 5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