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恶魔同居人 02.

02.


和那位非法入侵的恶魔同居了一周,文星伊也渐渐的习惯了她的存在。就当是捡了隻流浪野猫回家养着。

 

当然她也小心翼翼的没有向金容仙许下愿望。开什麽玩笑,向恶魔许愿这种分分钟丢灵魂的勾当她可干不来。

 

“星伊,妳什麽时候要许愿?"金容仙看着她魅笑,眼神黏腻的贴在她身上,拉扯出暧昧的痕迹。“我肚子饿了——”

 

“橱柜裡有拉麵。”波澜不兴,心如止水。

 

文星伊翻身上床,恶魔随即腰身柔软的缠了上来。尾巴在她大腿处若有似无的轻搔,金容仙温热的吐息和髮丝一道抚上颊侧,勾得人心神荡漾。

 

“妳的灵魂非常美味,美味的让我……心痒难耐。"

 

语罢,金容仙得寸进尺的探指贴上文星伊腿心,徐徐贴着侧腰上挑至心口,力道不轻不重的打着转。明面上的勾引、恰到好处的挑逗。

 

这妖精。文星伊暗咒了声,被摸得酥了大半边身子,太有技巧了。鼻音克制不住的轻哼了几声,她连忙用肩顶开腻在颈间的恶魔,嘴上依旧冷酷的斩钉截铁。

 

“右转出门,慢走不送谢谢。"她文星伊岂是一个容易屈服的人。

 

“可是我真的好饿……不然——"

 

话说到一半便收了声。文星伊兀自疑惑的登时,却见金容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坐上了她的腰胯,手一路作威作福的捞进了衣襬裡。那条碍眼的尾巴还欢快地在身后甩啊甩的。

 

“靠肌肤之亲得来的精气也暂时可以充飢。"

音色甜腻而危险,好似裹上了层层糖蜜的毒药;金容仙伸舌在艳红的唇瓣上扫了半圈,吧嗒了一下嘴。那是白雪公主的毒苹果。

 

在腰间不安分摸索的手转而扒起了衣服,扯得纤瘦的腰肢暴露了大半截出来。她们四目相对,恶魔琥珀色的眼瞳像是吐信的蛇盯住了猎物。这是玩真的。

 

冷空气争先恐后地贴上腰畔,文星伊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二十六年来头一次严重的感受到贞节危机。

 

她俏脸捎上两朵红云,血液裡流窜着的保守一齐沸腾了起来。文星伊双腿一蹬,死命挣扎着把金容仙挤到了床下,然后用棉被将自己捂的严实。

 

“要不要脸啊妳!"她狠狠的瞪了眼金容仙。

 

被怒斥的恶魔安静的伏在了床头,美眸裡尽闪着委屈,叫人禁不住的垂爱于她。

 

“肚子饿了……"如鸦翅般长而细密的眼睫轻颤,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遇热便化开的棉花糖融了一地。

 

文星伊凌厉的眼刀子一下就消融成了泡沫。

 

她有些后怕的发现,那隻讨厌的野猫竟然有那麽一点可爱。

 

“好吧,想填饱肚子也行。"于是她清了清嗓,故作肃穆地说道。金容仙原先搁在地上的尾巴抽了抽。

 

“但是对我来说,那种事情只能和喜欢的人做。"

 

文星伊压低声调,郑重其事地做出了结论。“所以,妳要让我喜欢上妳才行。"

 

金容仙一怔,随后又勾起了一如既往的媚人笑靥。尾巴一反先前的颓丧,昂扬的老高。

 

“好啊。"

 

床上床下的人各自心怀不轨。文星伊偷笑,反正本姑娘可是个彻头彻尾的直女。金容仙窃喜,世界上还真没有谁是她勾引不来的。

 

房裡的空调开的有些凉了,恶魔耐不住寒的抖了抖身子。文星伊终究是于心不忍,棉被开了条缝,向金容仙招了招手。

 

“过来。"

 

金容仙顺从的鑽了进去,偎进暖融融的被窝裡。她身上带着一股如复盆子般可口的香气,文星伊看着她软软的双颊,伸出指尖偷偷的戳了她的脸蛋。触感良好,就是下头乱窜的尾巴依旧碍事,好感度升不上来。

 

但是戳这一下的代价可重了。她后来才知道,和恶魔打赌勾引这件事简直是不自量力。




—————————————————————————————

文笔依旧惨不忍睹……

其实尾巴才是这篇的主角,我爱它!

评论(23)
热度(125)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