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恶魔同居人 03.

03.


刚捡来的流浪野猫最近被她成功驯养成一隻高贵优雅的家猫。最近文星伊逢人便这么炫耀道,沾沾自喜的彷佛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颂乐是猫咪的名字,同事们最近总能听到她一口一个颂乐,鼻肌炸裂的笑容简直就像是谈恋爱时才会有的明媚。如此春风得意的文星伊可是非常少见,令同事们不禁好奇起颂乐是何方神圣。

 

但是当旁人问起她关于猫咪的近况细节时,她又紧紧的抿住嘴不肯回答了。

 

就连自幼就相熟的青梅竹马丁辉人蹦蹦跳跳的蹭到她身边,问:“欧尼,可以带Como到妳家去做个社交吗?"

 

“不行,我们家颂乐不喜欢陌生人。"被冷酷的一口回绝了。

 

星伊欧尼从小到大就一直很疼她,从来没有拒绝过任何要求,这次还是头一遭。明明以前就是个不吸猫的人,现下一有猫就六亲不认了。

 

丁辉人小巧的酒窝被困惑填平,这太奇怪了。星伊欧尼怎么可能会疼猫比疼她多呢?

 

她停顿在偌大的走廊上思索,脑筋都还未来得及转过来,一双纤细的手便自脊后将她的身子揽过,被抱在怀裡的模样像隻惹人爱怜的小狗。

 

这个怀抱的温度和香气是那么熟悉,丁辉人甚至不需要回头就知道她是谁。挣扎了一瞬,她软软的靠上对方肩头,含糊不清的撒娇道。

 

“黑金啊。"

 

安慧珍用沙哑而迷人的声音笑了起来。“妳站在走廊上发呆的样子很好笑。"

 

丁辉人张着嘴想反驳,支吾半天,又嘟起了双唇。“我也觉得是那样。"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开怀的笑出声。走廊上的人们回头张望,丁辉人便有些讪讪地拉着安慧真进楼梯间,微抬起眼看她。

 

“妳怎么来了?"她大概没有发觉,自己眼波盈盈望向对方的神情,可爱的叫人把持不住。

 

安慧真狭长上挑的眼角挟着笑意,艳丽的面容在灯光下勾引着心神。她倾身,如红玫瑰般嫣红的双唇就这么自然地攫住了丁辉人半张的小嘴。

 

唇齿温柔而无声的摩娑让她有些飘飘然,丁辉人几乎要放弃抵抗,这个女人随时随地都撩人的难以抗拒。但是外来往来的杂沓脚步声又把她拉回现实,这裡是公司楼梯间,并不是做这些风花雪月之事的好去处。

 

她清秀的小脸羞得通红,一把推开安慧真,嗔怪的瞥了她一眼。“黑金哪。"

 

“好好好。"安慧真抿唇,眼前发着小脾气的小狗令她情不自禁地发笑。“我来这裡可是为了妳的星伊欧尼。"

 

“星伊欧尼?她怎么了?"

 

“我感觉得到,星伊欧尼的身旁有不寻常的气息。"她的嗓音优雅的漫溢进耳膜,像是一支上好的红酒入喉。

 

“是和我一样的——恶魔。"

 

 

 

她家的猫颂乐——金容仙最近的确在无形之中收敛了不少,文星伊成功利用自己的贞操让她安分了下来。但是麻烦还没结束,甚至变的更加棘手了点。

 

褪去先前外在所有的勾人妩媚,恶魔就活脱脱的自妖艳无格的芍药花成为了清秀可人的白莲花,还出人意表地有些傻。文星伊不禁怀疑前番种种都只是金容仙满过了头的虚势。

 

最糟糕的是,她开始觉得金容仙可爱。

 

肉嘟嘟又软嫩的脸颊可爱,扬着梨涡灿烂的笑容可爱,下颔搁在桌上乖巧望着她的模样可爱,盯着辣炒年糕不放的小眼神可爱……多到让文星伊十支指头都数不完,她到底有哪些时候是可爱的。

 

还有那条尾巴——自从她上回好奇的摸了一把,敏感的让金容仙整个人酥成了一摊泥后——她就再也不能正视它了。就算碍眼的尾巴时不时就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一番,文星伊也只是忍让,恶魔那交杂着气音和哭腔的娇弱喘息,和泛着妖异潮红的双颊实在让她不敢领教。对心脏不好。

 

文星伊进房门的时候,金容仙正安份的蜷在被窝裡打着小呼噜。

 

她蹑手蹑脚地走近,攀在床沿看那团被单裡的隆起。脸蛋自然是极美的,浓密的睫毛在阖起的眼睑上如乌鸦展翼,落在鼻尖的柔软髮丝被呼吸吹的一上一下,眉尾的痣彷佛是画龙点睛的一笔。睡着的她就像是艺术家笔下的美丽油画。

 

视线最终落在丰润而嫣红的唇瓣上。文星伊眨了眨眼,几乎是克制不住的吻上了金容仙。

 

轻微如鸿毛一般的吻,碰触的时间不过寥寥数秒。当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心脏在胸腔裡跳的越发剧烈。文星伊跌坐在床边,唇角泛起苍白无力的微笑。

 

完了,看来她怕是得把贞操交出去了吧。





—————————————————————————————

好想开个番外写竹马啊哈哈哈哈哈

我的论点站在尾巴是恶魔敏感带的立场上hhh

然后悄悄希望能有人来找我玩,我生性羞涩……


评论(22)
热度(149)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