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I Miss You. (小甜饼?)

#一个裡头可能有着碎玻璃渣的冒牌小甜饼.


每逢向晚时分,文星伊拉着金容仙在汉江边散步时,她便会装模作样地指着天边的那抹夕霞,喊道:“喔莫,欧尼!今天的夕阳和你一样美!"


然后趁金容仙抬起头意图看清的瞬间,悄悄地拉下口罩,在她的颊畔印上羽毛般的轻吻。


这些年了,一样的套路却依旧能骗倒金容仙。若要说起为什麽的话,因为她喜欢极了当她佯装气急败坏勾下颈时,文星伊脸上被夕阳渲染成昏黄的狡黠笑意。


如果那是个吹起微风的好日子,金容仙就会带上她的吉他,和文星伊懒洋洋的偎坐在阳光下;或是手把手的教起她弹奏、或是配合着她的歌声奏起和弦,漫不经心地度过整个午后。


偶尔,文星伊会接过吉他,奏起一段胡乱的旋律。她们会对视着,唱起只属于她们俩的歌,在不经意间默契的和上了音,朝彼此莞尔一笑。


微风和煦,晃着盪着,捎来文星伊薄荷般的清香和美妙的歌声,金容仙觉得自己彷彿要溺毙在她眼中的温柔裡。


她也喜欢在放假的日子裡,和文星伊一道去看几部电影。


若是看恐怖电影,文星伊温暖的臂弯便是她最好的避难所,还有那双即使被抓的疼了、也绝对不会轻易抽开的手,亦是她在恐惧中的一丝安心。


若是看爱情电影,文星伊就会轻轻与金容仙的指节交缠,摘掉头上的棒球帽,在电影院昏暗的光线下偷偷摸摸、而光明正大的接吻。


在一起的每个瞬间,都积累成了思念。




每个繁星高悬于天空中的夜晚,就算事先没有做出什麽约定,金容仙也会静坐在门边,等着文星伊用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敲响她家的门。


她们总在屋裡视野最好的落地窗前摆上两张椅子,喝着买来的酒——文星伊是烧酒,而金容仙则是露水嘟嘟——将首尔的夜色尽收眼底,谈起天说起地。


当露水嘟嘟空了半瓶时的时候,文星伊会轻笑着放下绿色的窗帘,一把将醉倚在她身上的金容仙给压在沙发上,俯下身去与她黏腻的亲吻,喘息间缠缠绵绵直至夜深。


有时,金容仙会一言不发的喝个烂醉,眼泪无声息地落在衣服上。是被公司骂了,还是被代表训了?她不说,文星伊也从不开口问,她了解队长有太多无法言语的辛酸。


于是她只是默默放下手中的酒瓶,把哭的一抽一抽的金容仙搂进怀裡,轻柔的摩娑她的髮,用细语呢喃吻去她的晦涩。


文星伊的嗓音,那真是极为沉稳、又极为动听的。如果凝神倾听,方能觉出每一个咬字后所蕴藏的无限温柔,而这些通通给了金容仙。在昨日、在今日,在所有的过往和今后都不会改变。


她何其有幸。




但是甜蜜如斯,也同时是一把闪着寒气的利刃,在骤然失去的同时,狠狠的、用力的把所有的过往都破坏的一蹋煳涂。


“欧尼,我们分手吧,我已经……累了。"


这麽说着转身离去的她,背影是那麽萧索又那麽果决,金容仙几乎没有开口去挽留的勇气。她眼睁睁的看着文星伊渐行渐远,消失成远方一个模煳不清的影子,然后走出她的人生裡。


终于,很遗憾的,这并不是放送时无心的玩笑话。


绝望使她窒息。用来拭泪的纸巾佔据了文星伊先前的床位,就算擦掉再多纸巾、留下再多泪水,抑或听再多的悲伤歌曲也换不回曾经真挚的感情。


只能日復一日的,循着她曾经生活过的痕迹,在心中堆积的思念裡苟延残喘。


再没有人会温柔的碰触她的脸颊。


再没有人会纠缠着说想她、爱她。


再没有人会在耳梢落下细语绵绵。


再没有人会像她一样。


再没有人会……




金容仙是突然惊醒的。


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下意识伸手去捞隔壁的床位,摸到一个温温热热的躯体。文星伊发出含煳不清的闷声,金容仙这麽大动静,使一向浅眠的她很快就醒了过来。


“欧尼,妳怎麽了?"


原来,那只是梦。一个荒诞无稽的梦,却又真实的令她快要发疯。金容仙感觉自己已经眼眶泛泪,连忙将身子挪进文星伊的怀裡。安心的、有薄荷香气的温度,她像隻幼兽般依恋地蹭了蹭,声音是不敢置信的软弱。“星伊,千万不要离开我。"


“欧尼大半夜不睡觉在说什麽傻话。"文星伊习惯性地搂紧金容仙,轻浅的叹息出声。“你不会还在担心我在姊妹这件事上耿耿于怀吧?"


就是那件事。金容仙没有答腔,她的确是因为这声姊妹而焦心了一段时间,毕竟文星伊内裡是个敏感纤细,又十分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想来会做这种恶梦也是因为如此。


“我才没有欧尼想像的那麽不懂事。"为了表示不满,文星伊撇了撇嘴,然后使劲捏了捏金容仙的脸颊。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顶开在颊上作乱的手,将文星伊纤细的腰身圈在了自己的怀裡。


“现在睡吧,欧尼。"


耳边轻声响起了催眠曲熟悉的旋律,金容仙阖起了仍旧睡意惺忪的双目,在那温柔的叫人深陷其中的音色中沉沉睡去。


这次,一夜好眠。




—————————————————————————————

好的标题跟内容完全不符 千万不要相信标题!

我只是灵感来自I Miss You 然后就这麽下了标题哈哈哈哈哈

一个真正的不知所云又乱写一通的脑洞!

其实我只是想跟姐妹这梗过不去233333333333

评论(14)
热度(188)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