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恶魔同居人 04.

04.

喜欢这种事,只要不去承认,就不可以算数对吧?

 

纵然内裡早已化成了粉红泡泡海,文星伊数十年如一日的铁石心肠也绝计不是简单的货色。是的,她喜欢上了金容仙,无庸置疑;但是轻易的将贞操交给恶魔,这可不符合她的风格。

 

她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看似平稳、实则岌岌可危的关係,日子就一直相安无事的过了下去。直到有一天,这个平衡由最末端的缝隙起,开始分裂崩解。

 

金容仙变得越来越贪睡,一天裡只有几个小时是神智清醒的。文星伊没想那么多,是个人都总有春困犯懒的时候,恶魔大约也是这样的。

 

“我买了辣炒年糕回来。"文星伊提着宵夜回来时,金容仙依旧是睡着的,对外界的动静全然无知无觉。她伸指想去戳恶魔肉肉的脸蛋,原先应该是脸颊肉的地方却有了削瘦的轮廓,简直要瘦成了瓜子脸。

 

文星伊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她可喜欢戳那张触感良好的脸颊呢。得养回来才行,她又唤了一声,“我买了你最爱的辣炒年糕回来了。"

 

金容仙这才眯了眯眼,有些费劲的睁开了眼睑,眼裡迷迷濛濛的聚满了水雾。“星伊。你回来啦。"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如蜂蜜般甜蜜的嗓音几乎带着点乾燥的嘶哑。文星伊抬眼瞧她,发现恶魔水灵的肌肤上头有着脱皮的痕迹,甚至在眼眸下方都出现了泛青的眼圈,整个人看起来分外憔悴。

 

她一下下的撑着床铺,试图将身子立起来坐挺,最终都是徒劳无功的滑了回去,让人不忍直视。文星伊抿了抿唇,伸手欲扶起她的身体,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讶异的觉出隐藏于其下的骨瘦嶙峋。总是生龙活虎的尾巴,也委靡不振的垂在了床边。

 

当她递给金容仙辣炒年糕时,不经意瞥见的双唇更是让她震惊的无以復加。那双本该如苹果般红艳可人的双唇,而今在灯光下却惨白似纸,上头隐约可见的龟裂渗着血丝。

 

心脏被一把揪住,收了又收,紧了又紧,心疼的彷彿随时能够死去。文星伊这才会意过来,原来金容仙在她心裡已经植了根发了芽,她受到的任何一丝伤害都牵紧着文星伊的心脏。

 

但是她甚至不瞭解恶魔的身子究竟出了什么毛病,只能在后头乾看着她吃力的背影,对着自己的无能为力唉声叹气。

 

 

 

听说颂乐生病了。这个消息快速的在办公室裡传开,文星伊近来几日深锁的眉头和越见暴躁的脾气间接证实了这个事实。她成天愁眉苦脸,连食物基本也不怎么吃。

 

丁辉人在午休时间风风火火的冲到文星伊的办公桌前,“啪"的一声拍在了桌上,强迫她抬起头看她。“星伊欧尼。"

 

“辉人啊,怎么了?"文星伊试图以轻鬆愉快的语气面对自己的青梅竹马。想当然尔,这样的小计俩骗不过眼前穿着同一条内裤长大的玩伴。

 

丁辉人极为忧心的叹了一口气,圆圆的眸子难得肃穆的瞪着她看。“欧尼,听说你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是想找死吗?"

 

她很少会说这样的重话。文星伊也知道的确是她太过苛待自己了,明摆着理亏,她也没敢说出什么藉口来。像是担心她家的猫到食不下嚥这种谎话,此情此景下就太过矫情了。

 

静默了一会,丁辉人别开视线,又自鼻腔溢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伸手就去拉文星伊的臂膀。“跟我走,有个人想介绍给你认识。"

 

“……谁?"文星伊皱起眉,冷硬的吐出这个音节。现在,她真的没有从事任何社交活动的馀力。

 

“等会就知道了。"从座位上半拖半拉的扯起那个纸片人一样的欧尼,丁辉人看着她不情不愿的神色,补充了一句。

 

“她可以救你家的……恶魔。"

 

文星伊看了她一眼,却没有问丁辉人是如何得知,只是快步走了起来,丁辉人的小短腿几乎要跟不上她。“欧尼,你倒是等等我啊!"

 

 

 

那个女人站在楼梯间的阶梯上,远远朝着丁辉人扬了扬手。她周身的气场是那么优雅、妩媚,像极了初来那段时日的金容仙。文星伊发觉自己竟然有些怀念起那个朝气蓬勃的她。

 

无论要怎么毛手毛脚、勾引挑逗,还是要夺走她的贞操那都不要紧,她只愿她能够一切安好。

 

“你好,我是安慧真,容仙欧尼的朋友。"她的嗓音是动听的沙哑,像是引人微醺的红酒,“我也是恶魔。"

 

忽然她神色一变,眼色斜斜打在文星伊身上,目光裡的责难尖锐的几欲刺伤对方。

 

“你究竟是怎么对待容仙欧尼的?"

 

文星伊心头一凛,却还是强迫着自己沐浴在安慧真慑人的目光下。她必须知道,金容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容仙欧尼的状况很糟。"她说,“几个月没有进食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到头来,问题的症结点其实就在触手可得的地方。话语就像是锋利的刀子,轻易的剖开文星伊的内心,让她心痛的厉害。她太过纠结于自己心理上的问题,却忽略了那对于金容仙来说是为了生存的生理需要。她真是个自私自利,糟糕透顶的人。

 

“如果她愿意,她甚至可以毁约,强制夺取妳的灵魂。毁约时受到的惩戒,和她的命根本没得比。但是她没有这么做,欧尼她……不想要伤害妳啊。"

 

安慧真混杂了恼怒和嘲讽的语气在楼梯间裡迴盪,听起来说不出的刺耳。

 

“真是个傻瓜——怎么会有恶魔傻到喜欢上人类呢?还落得将要消失的下场,只能说这是自作自受吧。"

 

文星伊的世界突然天崩地裂,一切事物都成了碎片,又慢慢的重新聚集,形成仅剩的两句话,而其他东西彷彿都变得无关紧要。

 

她说,金容仙喜欢她。又说,她要消失了。

 

文星伊推开门,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她只恨双腿不能再跑得更快,她想马上赶回她的恶魔身旁,挽回她的生命和感情。

 

待文星伊在走廊上拔腿狂奔的背影逐渐远了,安慧真面上的苛薄才如春雪般迅速融化,换上无奈的神色。

 

丁辉人窃笑着环上她的颈,睁着晶亮的小眼神看她。“哎古,我们安演员的演技真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还以为是红豆女在世呢。"

 

“妳就只知道看戏。"宠溺的笑着回搂住她,安慧真轻吻上她的唇角。她觉得自己才是世界上最傻、最喜欢丁辉人的恶魔了。

 

“希望能成全那两个欧尼啊。"




———————————————————————————————

下一章好像就要开车了,臣妾做不到啊(抖抖

儿童脚踏车可能会坐的屁股疼……

评论(31)
热度(144)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