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短篇】花食

那是真的。

从前在山上的小村落裡,某个小户人家生了一个女儿,长得亭亭玉立,唤作金容仙。当真是貌若天仙。

如此美貌自然是吸引许多子弟前来提亲,可都被谢绝了。人云金姑娘眼高于顶,对凡夫俗子从不上心;其实哪裡是这样,不过是她爱花成痴,暂且没有那个心思罢了。

她极善调花弄草。她家的庭院啊,可说是终日如春一般,花团锦簇、欣欣向荣,未曾有过冷清的一天。可是她邻家正好相反,花园裡杂草蔓生,宛如无人居住的荒地。

邻家是一幢气派的大宅子,裡头住着一个来乡下静养、体弱多病的大小姐。而她几乎足不出户,空荡荡的宅第裡仅有她和一名管家相伴。

金容仙和她有过几面之缘,但不曾说上什麽话。

记得初遇时,彷彿那是一个月色皎洁的夜、幽静的矮树丛旁。

两家的庭院只隔着一道低矮的白色篱笆,因此金容仙轻易能窥见宅子厚重的木製大门悄然开了条缝,裡头熘出一道纤细的身影来。

她漫步在夜色裡,银白的髮丝映着月光,恰若天边的银河拖洒于顶;笔挺的衬衫托出好看的身形,迈着步伐的双腿高挑修长、复于黑色西装裤内,气质简单、乾淨,却又吸人。

远远瞧她走近,金容仙赶紧蹲伏在树丛旁,小心翼翼的觑着她。

她的衣襬轻飘飘拂过那白色矮篱,随意的攀折下一朵越过围篱的花朵在手——金容仙皱了皱眉,却没能吐出半个制止的词。

那是一朵狐尾百合。红粉的花瓣如狐狸一般长长蜷起,模样开的极好。她白淨分明的指节缠绕在花茎上,举臂轻嗅,唇边溢出一抹浅笑。

想来狐尾百合必是清香醉人,但是金容仙一副心思全不在花上头。邻家小姐垂眸把花的样子实在太过美好,她几乎要忘了自己身处何处。

细细赏玩了一阵,那姑娘却忽然抿住其中一片花瓣,像是享用上好的美食那般,斯文而缓慢、细细的撕咬起那娇豔的花瓣。每一次唇瓣的开阖、每一次喉头的滚动皆是极致的优雅。

金容仙愣然。以往她或看过以花入药、或听过以花製菜,可却从未听闻有人生食花瓣。那可是她辛苦养出来的花,她合该是要动怒的;但是邻家小姐此刻食花的动作是那麽残酷而雅致,在摧残花儿之馀亦有令人窒息的美丽。她一时贪看住了。

花瓣终是全数隐没于那姑娘的齿缝间,只落下一声满足的喟叹。她蹲了下来,抄起一旁的铲子挖了个坑,极其慎重虔诚地将仅存的花梗埋进裡头。

然后她和金容仙对上视线,在围篱和矮树丛的隙缝间遥遥相望。

她的眼瞳是那种极致深沉的湛蓝色,像是幽深邃暗的深海一般神秘。刹那间,金容仙以为自己会在那之中溺毙。

邻家小姐只是愣了愣,似乎未曾想过方才的举止都给别人瞧见了。她后又笑了起来,像是夜空中拖曳出银色轨迹的流星。

“花养得真好。"她开口时,喉间漫出的嗓音是焦糖般低沉的色泽和甜蜜。

而金容仙只是朝她点头,没有多说些什麽话。两人又默默站了一会,各自回到屋子裡去了。

临走前,那小姐又回头望了她一眼,伸出食指抵住薄唇。背着月光,她的眼瞳是比深海更深沉的蓝,彷彿一失足便会落入其中,万劫不復。


自那之后,金容仙打理花圃时,每每会在篱笆旁摆上几盆开得最盛的花,特别细心的照料那些花儿。花朵总是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悄悄少上几朵,金容仙偶尔能在黑沉的夜色裡见着那位气质出众的邻家小姐。

日子一日復一日的过,她们却几乎没有再讲过话。只是难得在花丛间碰面,朝彼此点头微笑。

后来,城裡有个大地主的儿子来视察土地。他一眼便瞧上了在花丛间自得其乐的金容仙,想要娶她为妻。

金容仙已届适婚年龄,对方给出的聘金又足够丰厚,能让金家往后不愁吃穿。这桩婚事正中她父母下怀,二话不说便定下了。在她的抑鬱中,连婚期都早早的择好了,丝毫没有她反对的馀地。

成婚前最后一次植的花,金容仙择的是玫瑰。她将花盆端端正正摆好,在白色矮篱旁徘徊了许久,悻悻离去。

出嫁前一晚,她换上夺目的鲜红嫁衣,色调是那麽艳烈的红,叫她想起那盆玫瑰,想起邻家小姐是否也站在月光下看着它。或许,这会是她今后人生裡仅剩的痴心妄想。

风突然大了起来,吹的窗户嘎吱作响。金容仙本欲下床关窗,却在抬起头的一瞬间,毫无防备的撞进那双深海色的眼眸裡。

她坐在窗栏上,银色的长髮随风飞扬,手裡还攀着一朵艳红如血的玫瑰。

“红玫瑰,"她说,声音像是蓬鬆的羽毛在室内撒了一地,“花语是我爱妳。"

她跳下窗户,金容仙在月光下注意到她的耳朵是非人的尖长。她扬起唇角,轻声地笑了起来,缓缓递出一隻手。“跟我走吧。"

她的肤色惨白如纸,却又隐隐透着银光。金容仙忽而想起从前的传说故事,关于年轻女子被深山精怪引诱的故事。她张了张口,千言万语最终凝成了云淡风轻的几个字。

“……妳到底是谁?"

“我不过是一个採花贼,叫做文星伊。"她忽而对金容仙提问,“妳相信一见锺情吗?"

金容仙蓦然笑开,像是盛夏裡最明媚的向阳花,被黑夜拥抱的房间都因此明亮。“因为妳,我相信。"

她将手放进文星伊伸过来的掌裡,随即被对方牢牢扣住,好像一生一世都捨不得鬆手。“带我走吧。"

文星伊的眼眸还是那麽深邃、那麽迷人,金容仙被她拉过去亲吻的时候,彷彿要被吸进那对海洋般深不见底的瞳裡,灵魂都为之沉迷。

随后,在极尽缠绵的接吻间,文星伊牵着金容仙朝窗外一跃——


村裡的人们都说,真是可惜啊。那样好的一个女孩,还有大把时光可以享福,去做城裡的少奶奶。

原本就要风风光光出嫁了,谁能知道早上去房裡叫醒她的时候,那身子都凉了半截。也从没见过她生什麽大病,怎麽会这样好端端的就去了呢?可怜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许是她命数不好吧。

不过说也离奇,听说那孩子是带着笑离世的,好像睡着的天仙一样,那叫一个美丽。她生前也不知做了一个什麽好梦啊。

哎呀,散了散了。人都走了,也没什麽好说的,等会记得去到她灵前哀悼便是。

———————————————————————————————

最初的灵感来自于张爱玲的“爱",这篇文章真的写的超好,对不起我用上了我荒诞无比的脑洞。然后中途就开始放飞自我,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在码啥哈哈哈哈哈

虽然迟了很久但是我还是跟大家说声万圣节快乐!好怀念以前那种只要套个内裤在头上就能有糖吃的日子

文星伊大概是山精鬼魅一类的东西,然后金容仙就是个普通的姑娘

其实这是个he还是be我也不知道……烂尾是肯定的!

评论(8)
热度(156)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