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02.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02.

 

金容仙先是拨了电话,向上司汇报方才的种种情况。郑彩英声音裡都是憋不住的笑。

 

“第一天就被看穿啦,喔莫我们容仙不难过……"

 

这种嘲弄比起责难更加令人无所适从。电话那头的金容仙捏紧了手机,黑眼珠直往上翻,语气冷淡的让人打颤。“组长,这该怎麽办?"

 

“是我低估她了。妳别太往心里去,帮派门面这种人物,向来都挺敏锐的。"她的上司声调沉了沉,“这样也好,不如直接和她说清楚了吧,让她知道我们警方盯得紧。"

 

金容仙眉毛拧起。“您的意思是……?"

 

“明天直接到悦扬和她讲白。稍微试探一下她的打算,有必要时劝说个几句,最主要让她知道警方已经密切的在注意这事了。总是防患于未然嘛,否则他们一下都闹起来,头疼的该是我们。"

 

现在的警官当的可真憋屈,还得苦口婆心地去劝黑道。

 

这个念头在金容仙脑中向下扎根。叹了口气,她压下心中的不痛快,应承了上司的要求。“是。"

 

空气一下子佈满了可怕的沉默。

 

郑彩英只好乾笑了几声,又交待了句。“明天我让几个可靠的小子跟妳一起去。"

 

“嗯,谢谢组长。"她挂了电话,把手机收回包裡。

 

其实她一点也不想和帮派打交道。金容仙头有些疼,伸指按按太阳穴,叹息接着叹息。

 

 

 

天色暗了又亮。隔天金容仙到警局办了一上午的公,下午带上了郑彩英指的几个警员就去了悦扬。

 

异于昨日的便服,她今天整套警服挺拔的穿在身上,人看起来干练了不少。金容仙站在门口理理前襟,昂首阔步的走进了大厅。

 

“我要找你们负责人。"她亮出证件示意。柜台提起话筒,低声说了几句,抬起头看她。“我们文总请您一个人上去。其馀的人员留在这裡,否则她不见。"

 

“那怎麽成?"部下裡一个耐不住性子的发了话。“我们不可能让金警官单独上去。"其他人不住的点头。

 

柜台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营业用笑容。“不好意思。要麽金小姐自己上去,要麽不见。上头是这样交代的。"

 

“你……!"警员顿时气急败坏地指着他,“我们可是警察!"柜台仍保持着那个微笑,凉凉的说道:“我们可没犯法。"

 

紧张渐渐渗进空气裡。大厅裡已经有人向这裡张望,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什麽可靠的小子,根本只会给我添麻烦。金容仙不耐烦的阖起眼,腹诽了一通郑彩英。

 

“好了好了,别在这儿吵,其他人看着呢。"她拍拍部下的肩,轻声道,语气裡却挟着不容置喙的强硬。“我自己去就行了。"

 

“可是金警官的安全……"

 

“不用担心,我去去就回。有什麽问题会打电话给你们的,在这裡待命。"金容仙突然回头,冷冷的睨了一眼那个警员,“况且,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

 

语毕,她便迈着步子,朝柜台说的方向走了,留下一群愣头愣脑的警员在原地。

 

 

 

总经理的办公室在十一楼。

 

她站在打磨光滑的木门外,轻扣了扣门板。

 

“……请进。"文星伊的声音慢悠悠的从裡头传出来。金容仙转开门把,踏进办公室。

 

办公室裡收拾得很清爽,家具和物件一应皆是简约的黑白配色,没有什麽多馀的色调。文总经理身着一套合身的黑色西装,端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清冷而肃穆。只是面上却明朗的过份,笑咪咪地看着她。

 

“漂亮的警官欧尼。"开口就是对她的轻薄。金容仙冷眼瞧着她,没有说话。

 

文星伊还是那样的笑容满面。她站起来走到金容仙跟前,如绅士般微折起腰,向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金警官,先坐下来说话吧。"

 

亲切的不像话。虽然直觉的判断这不对劲,金容仙还是依言坐下。她心底对文星伊有股莫名的信任感,没有原因,单纯的就是放心。

 

也可能文星伊本身就是一个包装精美的陷阱。

 

“那麽,警官今天来找我有何贵干?"她坐上对面的沙发,双脚交叠,姿势像模特一样优雅。

 

金容仙也不拐弯抹角。“……有关于彩虹和东恒之间的纷争,"她直勾勾的盯着她,“警方希望你们别轻举妄动。"

 

“哦,"文星伊饶有兴味地笑了,“警察什麽时候管这麽广,还像个老妈子似的劝起黑道来了?"一句话把金容仙气得差点没吐血。

 

警官美眸眯得狭长,声调陡然降了温。“若是你们打起来,会危及许多无辜市民,这是我们不乐见的。"

 

“否则,我们自然可以隔山观虎斗,等着坐享渔翁之利就成。"鼻尖哼了一声,金容仙原先就没什麽起伏的脸色更是冷凝,宛如欲来的风雪。

 

“口气挺大的嘛,金警官。"文星伊笑非笑的望着她。

 

是啊,她拉不下脸来低声下气。组长找错人了,她金容仙从来就不是什麽劝说的料。看来这次会面得无功而返了。

 

但是下一秒,文总经理又侧过头,薄唇扬起和煦的笑意,叫人心裡看的暖融融的。“不过,我喜欢。"

 

话音又酥又麻的沉进耳裡,金容仙心裡都起了一层颤慄,偏过首不去看她。这傢伙诱拐的技能怕是点到满级了吧。

 

“……我们彩虹是挺想无视东恒那些小家子气的动作,"文星伊松松领带,状似无意间把话题拉回原处。“可是日子一久,手下积的怨也多了。让他们不还手简直是帮衬外人去欺负自家人。"

 

“甚至还有传言说彩虹弱了,敌不过东恒,不敢打了呢。哎呀、这可真是难办,老头子一病,我刚替他管理没多久就出了这样的流言。真是惭愧,实在是我这个总经理能力不足啊。"

 

语气浮夸的直上天,她却丝毫没有困扰的模样。墨色的眼波从容不迫的投映在金容仙面上,好整以暇地笑道。“如果我不先下手立威,我怎麽对得起那些兄弟呢?这该怎麽办啊金警官。"

 

这是在谈交换条件了。就是考验谁佔谁便宜。

 

“你不需要担心。只要你们好好地不动作,警方也不会放任东恒闹事。"金容仙深吸口气,抿抿唇,首先稳住了自己的立场。

 

文星伊轻笑,“靠警察帮忙?那我们彩虹的面子又该往哪放?更别提我手下有多少人对东恒不满了。"她手抵在额前摩娑,“谁管的动他们呢?"

 

这话说的骇人。金容仙没给她这番言词逼退,垂眼沉思了会,抬头目光炯炯的看她。“你管得了。"

 

“聪明啊警官欧尼。"文总经理笑嘻嘻地道,一屁股坐上金容仙面前的矮桌,侧身面对她。“但是我有什麽好处?"

 

金容仙一时间真想不出来。

 

她又发了话。“不如这样吧欧尼。"

 

“我想要你的电话号码。"

 

“什麽?"金警官漂亮的琥珀色眼眸睁的大大的,裡头全是不敢置信。

 

“你的联繫方式。"文星伊像是被她的反应逗乐,扯开一抹明媚的笑容。“换取彩虹娱乐的安分,划算吧?"

 

这是当上警官的这五年来,她所耳闻过最荒唐的话了。金容仙目光锁在文星伊脸上,想确认她是不是在开玩笑。只见对方唇边的笑没了戏谑的意味,眼裡透着几分真挚。种种迹象显示,她非常认真。

 

“为什麽?"她觉得头又疼了起来。

 

“因为我想和欧尼交个朋友啊。"文星伊白皙修长的指尖轻敲着桌面,“好吗?"双眼甚至对着金容仙眨巴眨巴,声音软软的像是棉花糖。

 

西装笔挺的总经理小眼神期盼的发着亮,这画面不但没有违和感,还意外的有些反差萌。金容仙向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她细想,这笔交易的确物超所值。牺牲她一人的安危,换来城市的安稳,当捨身以成大义。

 

于是金容仙在文星伊递过来的手机上输进了自己的号码。“就这麽说定了。"

 

她又迟疑了一下。“我能信你吗?"

 

“当然。"文星伊接过手机,跃下矮桌。“人说食言而肥,所以我才这麽瘦啊。"说着又给金容仙比画了下自己的腰身。

 

哪门子的大叔笑话。金容仙也跟着离开沙发,迈开步伐站到门前。“那麽我就先走了。"

 

文总经理彬彬有礼的伸手替她开了门,斜倚在门框边道别:“再见啦,漂亮欧尼。"一贯的轻浮样子。

 

她只略一点头算是回应,进了电梯下楼去了。前脚才刚坐进警车,后脚手机就在包裡震的无法无天。

 

“我是文星伊kkkkk"文星伊发过来的讯息,“欧尼有空一起吃个饭吧。"后头还传了些奇怪的表情符号。

 

金容仙看着手机想,她现在一定是笑抽鼻肌的明朗模样。

 

还真说中了。屏幕那头的文星伊正捂着嘴偷乐,心裡美滋滋的开了花。要到漂亮姊姊的电话啦。

 

李贤宰推开门进来,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总经理。“文总,你答应了她,下一步该怎麽办?"底下那些人也不是什麽好惹的对象。

 

“小李,别在那儿穷紧张。"她熄了手机萤幕,唇角拉出一道锋利的弧度,气场一下子变得凌厉。“你去准备准备,明天我要召开一场会议。"



———————————————————————

先把下礼拜的份一併更了,我真勤快!(不

其实就是在说如何把要电话複杂化成黑白道之间勾心斗角的过程,没什麽重点(。)

昨晚看着文星星我的内心大哭大嚎,好想给她把扣子一个个的都扣起来啊TT我的文保守呢!

评论(14)
热度(195)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