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03.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03.

悦扬十楼的大会议室里坐满了人,整屋子沸沸扬扬的。

 

文星伊坐在正中间的主位,十指交扣,不紧不慢的发了话。“会议开始。各位负责人可以报告自己的业绩了。"眼神跟着扫了会议室一圈。

 

这是自老爷子放权给她以来,头一次自己主导会议。可得好好认清下面那些人的嘴脸了。

 

她的声音不大,却足以令你一言我一语的全都静了下来,众人齐齐望向她。沉默之后,有人站起身来报告自己的业绩。

 

她神情专注的听着手下那些人轮番报告,嘴角却勾起浅笑。有人信服总是好事,她也同时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会议这才开始,变数可多着呢。

 

陆陆续续有人起身报告业绩,一两个小时下来,大部分都听完了。但是仍旧有少数几个死活不肯开口的,文星伊抬眼看了一下都有哪些,全是集团内地位高、资历深的。早就知道这些老傢伙心眼小。

 

“还有哪些人没有报告业绩吗?"她笑容可掬的开口道,目光落在了那群资深干部上。

 

又是一阵沉寂。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三爷病着,真是辛苦文总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就得和我们这群男人瞎搅和啊。"其中一个灰白头发的男人率先发了难,“代理总裁当的还可以吗?忙得过来吧?第一次主导会议紧张吗?"几个和他一样的老傢伙们哼笑了起来。

 

那男人是彩虹的老人了,年轻时就跟着三爷打天下,人称石领导,在集团裡地位挺高的。也难怪对文星伊暂替总裁一事不满,这个权力本该是他们这些老人的,却给了个小毛头。

 

这话说起来像是对她的关心,可明裡暗裡都是藏不住的冷嘲热讽,说什么都是瞧不起她年纪小,又是个女人。文星伊也不恼,笑了几声:“当然紧张得要命啊。"

 

会议室裡哄笑一片,气氛登时缓和不少。她接着说,“劳烦石领导关心了。目前还行,若是之后有什么问题,还请领导跟各位前辈指点指点我啊。"

 

“望各位多多帮忙。毕竟三爷是信任才把彩虹交付给我,再怎样也不能在我手裡出乱子。"

 

最后的“乱子"特地加重了语调,文星伊这番话把石领导先前的针对原封不动的堵了回去。他低笑着点头,“说什么客套话,我们都是自家人,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量开口啊。"

 

“真是后生可畏。"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褒是贬。石领导漫不经心地道,“我和其他几位干部的业绩都整理好了,等会给文总发信箱裡。"

 

“麻烦领导了。"文星伊微笑,又看了眼会议室。打盹的打盹,发呆的发呆,这会开得够久了。“那么我们今天也就差不多了。"

 

“还有,最近你们别轻举妄动,条子那边盯得紧。如果不想被掀场子,就自己长着点心眼儿,不要跟着东恒胡闹。"她语重心长地叮嘱几句,朝着众人挥挥手。“散会。"

 

等到会议室裡人都散光了,文星伊这才翘起二郎腿,懒洋洋的瘫在椅子上。“那些老狐狸还真的是挺可爱的。"

 

“……文总是什么意思?"李贤宰站到她身旁,眉头皱了皱。他就没看出几个生了皱纹的老男人哪裡可爱了。

 

“比起那些面上服从,暗地裡却想捅我一刀的人,这些摆明了跟我对着干的老头子不是要可爱的多吗?"她说着说着呵呵地笑起来,文总经理的笑点就是跟常人不一样。

 

“哎呦,只管笑差点忘了。小李,去替我叫卢经理过来。"

 

 

 

“她说会尽量让彩虹安分点。"

 

回到警局,金容仙简明扼要的向郑彩英报告了会面的成果,却没说出给文星伊号码的事。她就是不太想让旁人知道这事,彷彿是她们之间的一个小祕密似的,说出来就不特别了。

 

郑彩英不住口的赞她。“这下警方就少了很多麻烦,我们容仙真是劳苦功高啊。"金容仙撇撇嘴,冷冷地看她,显然对这种话不是很受用。

 

组长顶着她的冷眼嘿嘿一笑,“这阵子实在也是辛苦妳到处奔波了,现在这裡暂时没什么大事,不如妳就趁这个机会好好放个假吧。"

 

她愣了愣,一个“不”字都没说全,郑彩英又劝道:“我都忘了妳上次是什么时候放假的呢。年轻人在工作上有冲劲是好事,可是冲过头了就是坏事啦。妳偶尔也该离开办公室,去外面的世界走走,放松一下自己。"

 

上司都这样苦口婆心的劝自己了,金容仙实在是没有推辞的理由。她点点头,“谢谢组长关心。"去座位上收拾下物品就踏出了警局。

 

开车回家的路上,她接到了自家母亲打来的电话。“容仙啊,最近过的还好吗?"

 

“还行。妈和爸呢?身体怎么样?"

 

“很好很好,健康的不得了。就是记挂着妳啊。"

 

金容仙心裡“咯噔"一跳。“有什么好记挂的呀,我好着呢。"

 

“不是,妳都这个年纪了还没有个稳定交往的对象,妈妈心裡总觉得不踏实。"

 

她就知道,妈妈这个点打来还能做什么啊,都是固定的套路。金容仙深吸了口气,伸手揉揉眉心,“您又给我安排了什么人相亲?"

 

“对方可是某间银行的小开啊,照片我看过了,人长的挺好的,家裡又有钱,嫁给他肯定能不愁吃穿!别说我不公平,我也给容熙看了一个,她已经应下了。"电话那头的母亲难得有些兴奋,“妳什么时候有空?"

 

想着妈妈几乎是日夜操心她们两个女儿的婚事,她就不忍心拒绝了,就当是走个过场也好。金容仙叹息着说:“组长放了我三天假。"

 

“那好,就约在明晚吧。等会我打电话去跟对方说,详细的时间和地点妈妈再传短信给妳啊,妳可不要迟到喔!"

 

说完母亲飞快的挂掉电话,忙着给她准备相亲去了。听着电话空洞的嘟声,金容仙哭笑不得,究竟她这个女儿和相亲哪个比较重要啊。

 

况且照妈妈说的,一个条件这么好的黄金单身汉怎么还会出来跟人相亲呢?她越发觉得这个相亲一点都不靠谱。

 

 

 

翌日晚上六点,金容仙准时在约定好的法式餐馆前和相亲对象碰头,一同步入餐馆裡。

 

对方长得还算不错,模样斯斯文文的,举止温柔儒雅,就是看起来有些气色虚弱。他先伸手替金容仙拉开了座椅,“我是裴俊文。关于金小姐的事,我已经听伯母说过许多了,就是没想到本人这么漂亮。"

 

这句话莫名其妙的就让她想到了文星伊。同样是称赞她漂亮,怎么那人说起来就这么自然,眼前这个人却让她觉得別扭呢。

 

于是金容仙只是回以礼貌的一笑。“我是金容仙。裴先生,请多指教。"

 

一顿饭下来,本来就对相亲没多大兴趣的金容仙只安安静静用餐,不时敷衍的回答几句。倒是裴俊文,顶着她的冷淡问了好一通问题,还对她百般献殷勤,似乎是对她颇有好感。

 

“不知道金小姐接下来是否有约,没有的话一起去散散心好吗?"用餐差不多到了尾声,裴俊文笑意温和的问道,这个邀请隐隐有些更进一步发展的意思在。

 

金容仙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个性特耿直,不太会拒绝别人的要求。现下被他满面诚恳的这样一问,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绝了。

 

忽然间金容仙的手机在桌面上震了起来,有人打电话过来。她拿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向裴俊文歉意的笑。“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后又站起身匆匆走到外头。

 

金容仙接起电话。“……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想和漂亮欧尼讲讲电话。"身后的话音和电话裡的声音完美的交迭在一起,像是空气裡流淌的金黄色蜂蜜,在金容仙耳边徐徐化开。


她倏地一转身,见到文星伊那张白皙秀美的脸蛋,正勾着薄唇冲她一笑。

 

“惊喜,有被我吓到吗?"

 

———————————————————————

虽然上一章写的煞有其事,好像开会就要一个五雷轰顶风云变色(???,但真的只是开会23333

这是一章无趣的过渡章节kkkkk

我开始后悔了23333蓦然发觉我这种文笔好像控制不住这个题材呜呜!

然后天啊天啊日月真的好甜啊我要疯了怎么办(。

评论(10)
热度(188)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