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04.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04.

金容仙的确是被她吓得不轻。“妳怎么会在这里?"

 

文星伊看着她瞳孔摇晃的像是地震一般、却还是故作镇定的要强样子,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噗。"金容仙恶狠狠地瞪她。

 

一个晚上又是相亲、又是遇见黑道的,也不知道上辈子是烧了什么好香。

 

“刚下了班想来这里吃个晚餐,没想到刚好碰到欧尼。"她伸手比了比餐馆里头,“那是妳的男朋友?"

 

“不是,"金容仙叹口气,眉头耷拉成烦恼的八字,“是相亲对象。"她又看着孓然一身的文星伊疑惑,“妳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吃饭?"

 

这么一问,文总经理立刻接过话茬,装作委屈的模样闹腾了起来。“对哇没人陪我吃饭好孤单好寂寞啊,欧尼要陪我吗?"没等金容仙开口拒绝,她一个箭步凑到她耳边,温热的吐息顺着呼吸打在耳沿。“妳就和他说局裡有要紧事叫妳回去一趟,嗯?"

 

“我五分钟后在门口等妳。"丢下这句话,文星伊就抽开身子,拎起西装外套四处转悠去了,一下人就没了影儿。这会子金容仙还站在原地发懵呢。

 

她愣着张红彤彤的小脸满面若有所思,又抬手蹭蹭滚烫的耳尖,转身回到了餐馆里。

 

裴俊文见着她回座,远远的就朝着她笑。“金小姐……"

 

“裴先生,不好意思。"金容仙无奈的叹口气,扬了扬手机,“刚才局裡里打电话要我回去看看。"

 

男人看起来便有些失望,却也只能理解的点点头。“人民保母果然挺辛苦啊。"他又问,“下次找时间再出来吃个饭吧?"

 

“……嗯。"她略敷衍的颔首,向裴俊文道别后,提起包匆匆的走出了餐馆大门。

 

才刚到了门口,一辆黑色轿车朝她缓缓驶近。后头的车窗摇下来,文星伊透过窗缝朝她笑。"欧尼真准时。"

 

金容仙开了车门蹬上车,先是瞥了眼开车的李贤宰,回身又看向身旁那位文总经理,眼神冷冷地没有温度。文星伊支着头望回去,对峙了几秒,又笑。

 

“我以为像容仙欧尼这么漂亮,肯定是有男朋友了,没想到居然还得来相亲啊。"

 

文总戳人痛处的实力铁打一般的坚强。金容仙被她这一下给激得活像是隻炸毛的猫,伸手扯住她的臂膀。

 

“少囉嗦!妳到底在计画甚么,为什么要特地把我支开?"

 

警官这行当久了,办理的案件多了,无形中总会磨练出一种奇特的直觉,而这直觉经常神准的不科学。

 

一个人单独来高级的法国餐馆用餐就够离奇了,文星伊的邀请裡支开她的意味更是昭然若揭。直觉告诉她说这不对劲,这才跟着上了车的。

 

金警官的手劲大的不像话。文星伊吃痛的哀了几声,面上的笑容却是一点都没有落下。“我只是想给妳些劝告啊欧尼,相亲对象也得要精挑细选才行。"

 

“说起那位裴公子,我底下那些经理真是对他感恩戴德。来场子来的挺勤快,钱又洒的多,说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也不为过。"她歪头,漫不经心地道,“跟过他的小姐都说他出手特别阔绰,她们可喜欢了呢。"

 

文星伊眯起眼来笑得贼兮兮。“可惜他在床上喜欢玩些有的没的花样,否则她们真恨不得能从床边一路爬到他身旁的位置上去。"

 

金容仙眉头皱得死紧,只默默听着不吭声。

 

裴俊文那副身弱体虚的模样确实不像是有什么宿疾,反倒像是耽于酒色的人会有的精神耗弱。只是心裡的倔强劲儿又一股脑地涌上来,她才不需要让个黑道提点她。

 

面上仍是看不出情绪的冷淡,她手上的力道却放鬆了几分。文星伊的话还是对她起了作用。

 

“让我猜猜,他是不是说了下次再碰面?欧尼,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急着想对妳示好吗?"文星伊面上的笑意越发和善,“因为他爹实在是看不过去,要他赶紧娶个好媳妇回家,不然就永远别想继承他的事业和财产了。"

 

先前就说过了,文总戳人痛脚的实力真不是普通坚强,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就能把人剥得体无完肤。裴俊文现在被剥得简直要见血。

 

终于金容仙一口恶气憋不住,‘啧’了一声。这场相亲果然不靠谱到天边去了。

 

“好啦,也差不多该谈谈正事了。"

 

文星伊半张脸都沉在阴影里,笑容忽然就消失了。她伸手把额前的碎髮向后拢,眼线恰到好处的勾出她锋利的眼型,下边黑得叫人摸不透的眸子直盯着金容仙。

 

她喉头颤了颤。文星伊现在看起来特别危险。

 

也特别撩人。

 

她一寸寸倾着身靠过来,金警官都忘了自己还抓着对方的手,挪着臀一步步往后退。

 

接下来背板就抵上了车门,无路可逃。

 

她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咫尺。文星伊张了张口,金容仙胆战心惊,没敢看她,只闭着眼听她要说什么‘正事’。

 

“……欧尼。"她那把酥得化人的嗓音跟着气息一道蹭上金容仙的颊。

 

“我肚子饿了。"

 

她睁开眼,见文星伊鼻肌扬起,笑得一抽一抽的。金容仙赤了一张脸,抓着她的手瞬间绞得死紧。

 

文总的脸扭曲了下。“欧尼、欧尼,我错了!"

 

金容仙哼的一下撒开手,转过身去不再看她。又听到文星伊在身后低低的笑了起来,她一口气死活没上来。要不是这还在人家车里,她早就灌个几拳上去了。

 

警官金同志略有些忧郁。倒是让她心裡乱撞的那隻小鹿消停会啊。

 

 

 

“小李,告诉卢经理,接下来该是他好好发挥的时候了。"

 

文星伊低声交代了几句,跟着金容仙下了车,挥挥手让李贤宰把车开走。

 

金容仙回过头来看她。“妳要去哪裡吃饭?"

 

这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附近只有一家辣炒年糕的小吃摊。文星伊挑眉,“自然是那家啊。"她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抬脚就走进了小吃摊。

 

小吃摊裡的客人与金容仙一样,大约都是生平第一次看见这种景象。穿着那套纯黑精纺羊毛西装的文总经理大摇大摆地踏进店里,一屁股坐上了小吃摊的凳子。

 

整个店家彷彿都因此蓬荜生辉了起来。一举手一投足间的优雅,愣是把辣炒年糕的摊子带出高级餐馆一样的气场。

 

本人一点也没察觉出她格格不入的氛围,见金容仙没跟上还出声唤她。“快过来坐啊。"

 

金容仙低头看看自己为了相亲慎重搭配的白衬衫和長裙,又看看在远处朝自己摇手的文星伊,叹了口气认分的踩着高跟鞋进去了。

 

她可不想被文星伊笑放不下架子。

 

“大婶,我要一份辣炒年糕和紫菜包饭!"文星伊转身问她,“欧尼要吃什么?"

 

不是吧,这么凑巧,她的食性居然与自己惊人的相似。金容仙心里呜咽了几声,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跟着自己的心意走。“……我和妳吃一样的。"

 

辣炒年糕和包饭很快的就送上来了。

 

肚子应景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看着热腾腾的食物,金容仙想,自己的胃口果然还是适合这种国民小吃。法国餐馆就算再高档也无法配合她的口味,甚至根本就填不饱肚子。

 

文星伊却不十分饿的模样,只撑着颊看她。“赶紧趁热吃啊欧尼。"

 

还真分不出来究竟谁才是没吃晚餐的那个。

 

两个人吃饭的习惯都挺好,不会在满嘴食物的时候开口说话。一顿饭吃得沉默。

 

吃完了最后一口辣炒年糕,金容仙终于仰起头,满意的咂咂嘴。蓦然微凉而柔软的指尖抚上她的颊侧,抹了一下,又抽开了。

 

她见着对面的文星伊抽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擦手。“嘴角又沾上东西啦。"

 

“欧尼长点心吧。"她眉眼笑的弯弯,眼神温柔的恰似是一波春水。

 

金容仙被她看的简直要化开,禁不住问。“妳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天我天……欧尼不是木头做的吧?这都没感觉出来?"文星伊咯咯地笑,笑得眼泪几乎都要掉出来。

 

她双手撑上桌面,眯着眼凑近金容仙,鼻尖都要撞上鼻尖。声线压得极低,尾音是叫人沉迷的磁性。

 

“我这是在撩妳啊,金容仙。"

———————————————————————

我觉得莫名起了一个大清早来码字的自己简直有病(。

好困好困我眼睛睁不开了zzzzz

感觉这章还是挺无聊的……希望大家不要弃嫌就好啦!

怎麽办好想让她们超进度往前冲(不

评论(24)
热度(217)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