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05.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05.

叫的是金容仙的全名,总是黑沉着的眸子刹那间变得透彻。金容仙彷彿头一次看透了她的眼,捞着了眼里的底。

 

眼瞳深处是她的倒影,搓合着真挚和热切,成了照亮文星伊眼底的光。

 

文星伊银白色的发在灯下涟起一层光晕。薄唇上的口红是一种不认得的色号,擦在上头特别好看。她敛起笑容,只抿着唇盯着金容仙。

 

人好像能比话撩上几万倍。

 

这样还不够,文星伊和她对视了几秒,忽而叹了口气。她伸出手挡住两人的侧颊,口中嘟嚷着‘不行不行这麽可爱我要非礼妳了’,身子凑了过来。

 

然后她非礼了金容仙。仰着颈子在颊上留下了一个如呼吸般轻浅的吻,离开了又像没事人一般笑。

 

金警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有给人非礼的一天。印在自己脸上的唇于十二月的寒风裡格外温暖,她脑袋里空白成一片,只留下了文星伊的人、话,和吻。

 

连后来回到家中,母亲打电话过来问:“相亲还顺利吗?",她也支支吾吾的,脑海裡只能想起小吃摊裡的光景。

 

第二天下午在咖啡厅裡还是那副德性。

 

丁辉人担心她的容仙欧尼是不是被人下蛊了。那位勇敢果决的金警官此时歪着头看窗外,也不说话,眼珠子也不转,偶尔没由头的叹口气。

 

那副样子简直像极了思春中的少女。她的姊妹花丁小辉呀然惊恐,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金容仙。

 

她举起小狗爪般的手在金容仙面前晃呀晃,对方还是一点儿反应都不给。

 

狗爪子一下扑腾到了脸上。

 

金容仙本能的甩开,这才‘啊’的一声大梦初醒。一回神就见到对面的丁辉人满脸担忧。

 

“欧尼,需要我去医院给你挂个脑科检查吗?"

 

“……辉人啊。"语气沉了半个音阶。

 

这才是容仙欧尼啊。丁辉人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落定,扬起掺了蜜的小酒窝甜笑。“太好啦我们欧尼复活了。"

 

“哎,别闹。"金容仙愁眉苦脸,“我正烦着呢。"

 

“怎麽,哪个向天借胆的浑蛋招你惹你了?"丁辉人瞥了她一眼,叉起一块蛋糕送进嘴裡。“伯母安排的相亲又失败了?"

 

金警官深深吸了口气。“……对。"

 

“挺稀松平常的呀,我还以为欧尼已经习惯了呢?"她的塑料姐妹花头也没抬,仍旧专心致志的吃蛋糕。

 

敷衍了事的语气让金容仙嘴皮一掀,变成了容不乐。”我要跟你商量的不是这个!"

 

“是有人在撩我啊。"

 

丁辉人还是没怎麽上心的模样。“这种事情还需要找我商量?之前不是也挺多同事追求你吗?"

 

不仅如此,那个欧尼还一个个冷言冷语的把人给赶跑了,听说在局里还得了个什麽‘高岭之花’的封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现下根本半个敢摘花的人都没有。

 

金容仙想了想之前警局里那些个大老粗,又想到了文星伊,皱了皱眉。两者显然不在同个水平上,比较不起来。“这完全是不一样的。"

 

顿了顿,又补充道。“她是个女人。"

 

把脸埋在蛋糕堆里的小狗辉总算肯抬起头来看她。“什麽?"

 

“不只这样,"金容仙拿搅拌匙把拉花捣得支离破碎,“她还是个黑道啊黑道。"

 

感叹了一声,妹妹看着姐姐,觉得刺激了,这个必定有卦。简直像是俗套的电视偶像剧才能有的狗血剧情。

 

“还等什麽,快给我说说啊欧尼。"她扔下叉子,把蛋糕推到一旁,眼神闪亮得像是等着听床边故事的孩子。

 

金容仙嘴角一抽。女人啊,说到八卦就是特别来劲。

 

 

 

半杯多一些咖啡的时间,金容仙把这几天和文星伊发生的种种和丁辉人交代得一清二楚。不过才几天的光景,讲起来却总像跟文星伊认识了许久似的。

 

沉吟多时的丁辉人开了口。“欧尼。"

 

金容仙张大了眼,屏气凝神地听她要说什麽。“有何高见啊丁夫子。"

 

她却只是伸出小狗爪挠了挠颊,“你有她的照片吗?"露出两颗白花花的小门牙笑,“少了画面挺难带入剧情的啊。"

 

丁夫子顾左右而言他的功力是越发见长了。

 

金警官一口气梗在喉咙里,还是耐心的伸手探进包里摸摸索索,掏出郑彩英的那个文件夹扔给她。

 

丁辉人笑嘻嘻地翻来看,赞叹地抽了口气。“呀,欧尼走运了,对方可是个美人啊!"

 

金容仙面无表情地杵着。她立刻话锋一转,正经了神色。“要我来说,我觉得欧尼也挺喜欢她的吧。"

 

坐在对面的姐姐一瞬间乱了阵脚。“……胡说!"

 

“欧尼要是不喜欢,哪能纠缠这麽久?"妹妹一下一下的戳着脑门,“像是之前那个谁……前男友叫什麽来着?"

 

说的是之前金容仙交往的一个论及婚嫁的男人。那个男人也是命格不好,求婚成功的隔天就被金警官给甩了。分手原因是因为他说了“女孩子家结了婚就别做什麽警官了,辞了工作回来做饭也好"这样的话。

 

金容仙平生最痛恨这种男主外女主内的直男癌思想。凭什麽要她放弃工作回来顾家?当下便提了分手,联繫方式也断的一乾二净,任由男方如何求情挽回就是不回头。

 

金警官在感情上一向是果决俐落的刽子手。

 

所以能让她烦恼到向自己诉苦的地步,丁辉人觉着文星伊这号人物不简单啊不简单。

 

“我们才刚认识几天,谈不上喜不喜欢。"金容仙不自在地摸摸脖子,“要紧的是我真不知道她为什麽撩我啊。"

 

丁辉人双手一拍,“简单,妳直接去问她呀。"

 

“不行,现在问只会让她得寸进尺。"她思索一阵,“得再找个好时机才行。"

 

刚才还说什麽谈不上喜不喜欢呢,这边厢连推拉的技巧都用上了。

 

兜里的手机震了起来,把丁辉人想反驳的话都堵了回去。她点开锁屏看了讯息,慌乱的嚷了几声。“都已经这个点了!欧尼,我要去机场接朋友,先走一步啊!"

 

“下次再约个时间继续谈吧,欧尼。"

 

金容仙挥挥手道别,目送着她急急忙忙地跑到咖啡厅外打了车。

 

最后还是没能商量出个什麽所以然。

 

 

 

三天的日子飞快的溜走。假期结束了。

 

既然没有结论,金容仙收拾收拾心情,准备把重心放回她的工作上。

 

“容仙啊,妳可终于回来啦!"郑彩英一见到她就可怜兮兮的唤,“这三天我忙都忙不过来啊……"

 

最近治安不是很好,吸毒的人口越加泛滥,三天内就抓到了四、五个吸毒的药头和小伙子。

 

“他们都是从一个叫做‘John’的男人那里拿到货的。"组长接着说,“都是新型毒品,从国外引进来的。"

 

“我们还在追,不排除有国外组织在计画的可能性。"

 

金容仙明白她的意思。国外组织要来城里贩毒,自然得先问过这里的地头蛇,彩虹和东恒。如今他们蹦达得这麽欢,肯定是和其中一边有所勾结。

 

“这几个傢伙说是都在这间夜总会里和‘John’碰面。"郑彩英递给她一张纸,“那里是彩虹的场子,妳最近多去看看。"

 

文星伊会联合国外的组织一起贩毒吗?金容仙收不住自己的思绪,满脑子都想着这件事。

 

组长看她失神的模样,出声叫她。“容仙?"

 

“……是。"金容仙把纸整整齐齐摺好,收进口袋里。“组长,我会查出真相的。"

 

她必须得查出真相才行。



———————————————————————

好的我与懒癌战斗成功(。

老福特的定时发布功能好有趣啊!现在出现的我是早上七点的我(说人话

然后又要去睡啦zzzzzzzzz(猪吗

终于带入了些正经剧情,好像还是挺无聊的2333333

评论(21)
热度(179)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