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06.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06.


电梯停在悦扬总经理办公室的楼层。

 

李贤宰难得没先敲门就进了办公室。“文总,那位金警官带上几个条子去查卢经理的场了。"

 

“要怎麽处理他们?"他面上没什麽表情,话却说的有些急。

 

文星伊在位子上转着钢笔,漫不经心的笑。“不怎麽处理呀。"

 

李贤宰的眉头皱了起来。文总眯了眯眼,“你啊,就是太沉不住气。"

 

她又端起杯子来喝口水。“你可要懂得静观其变,把危机化成转机啊。"语气就好像是教导个不成材的后辈那样语重心长。

 

男人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无地自容,别过头低声应下。“是,我知道了。"

 

“让卢经理替我们金警官准备最好的包厢。"文星伊撒开钢笔,站了起身,“在我到那里以前,什麽都别做。"

 

“我就亲自教教你,什麽是化危机为转机。"

 

这话说的挺玄,特助困惑地眨眨眼。“文总打算怎麽做?"

 

她笑的一脸得意洋洋。“你没听说过吗,撩也是实力的一种啊。"

 

李贤宰默默拿起了车钥匙,下去给她开车去了。根本不是什麽危机化转机,敢情他们文总只是想趁这个危机撩一把金警官才是吧。

 

 

 

“还请金警官在这裡稍坐片刻,我们负责人等会就来见您。"

 

柜台处的小姐把金容仙领进一个乾淨的包厢,里头的华丽摆设叫她一瞬间要乱了眼。小姐妆容浮艳的脸上扬起一抹客气的笑,恭谨地带上门出去了。

 

让部下都出去待命,隻身一人的金警官深吸了口气,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夜总会。

 

红色的真皮沙发、黑色的大理石桌,摆放在桌面上的威士忌和透亮的玻璃酒杯,以及昏暗的光线。和她预期中夜总会的形象倒是分毫不差。

 

包厢里的隔音很好,金容仙走到窗前朝下望,楼下舞厅里酒池肉林的纷扰丝毫没有传进来,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发觉。

 

她站在窗旁看了一阵,努力想看出哪个人是上司口中的John,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她又在房内兜转了一圈,回到沙发上坐下了。

 

包厢里很久都没有了动静。当金容仙终于坐不住,想站起身找柜台小姐问话时,门把‘喀’的一声扭开了。

 

进来的人不是什麽负责人,是文星伊。

 

文总经理今天穿的特别不一样。褪去了平时郑重的西装,她一身艳红的棉织上衣格外亮眼,宽松的喇叭袖在手腕处拉了个蝴蝶结收紧,垂下来的黑色缎带跟着她的步子一摆一摆。

 

总是被西装长裤包住的腿如今大半截露在外头,腰身和臀型完美的被那件紧身的黑皮裙给衬托出来。

 

金容仙被她突然这麽一个出场给惊得说不出话来。

 

美、性感、撩,这些词放在她身上通通合适。

 

文星伊抬起头来朝她清淡地笑,拿起酒杯倒了杯威士忌,走到金容仙面前,膝盖抵着膝盖。

 

金容仙顺势仰起头看她,带珠光的深棕色眼影在眼角晕染开来,眼睛的轮廓看来更加立体,唇彩依旧是那个金容仙说不上来的色号,在脸上妆饰的无懈可击。她禁不住的又想起了那个吻,小心脏在胸口蹦蹦跳跳。

 

“……你怎麽来了?"金警官愣了老半天,才听见自己乾巴巴的吐出这麽一句话。

 

“金董,您怎麽说这种话。"文星伊巧笑倩兮,指尖抚上她的髮梢,“我是您叫来的陪酒小姐啊。"

 

说出来这些没正没经的话,叫人不敢恭维。

 

文总是越来越不按照牌理出牌了,金容仙越发摸不清她手裡究竟是拿些什麽牌,葫芦里究竟卖些什麽药。

 

“……我不需要陪酒小姐,我要找的是负责人。"她努力镇定心神,“让他出来。"

 

“哎呀,金董别这麽绝情嘛。"文星伊把酒杯递到她嘴边,“先喝了这杯再来谈正事。"

 

金容仙拍开她的手,咬牙切齿地道。“别胡闹。不配合的话就把你们都带回警局。"

 

文总呵呵笑了几声,举起酒杯喝了口酒,坐在桌面上翘起腿,表情一下子变回了平常的她。“欧尼要找的人就在这儿,我就是现在彩虹的最高负责人。"

 

“今天大驾光临是有什麽要紧事吗,欧尼?"

 

金警官长叹了口气,清清嗓子,“最近我们在这裡抓了不少个吸毒的小毛头。我们警方怕是有药头藏匿,所以请你们配合一下搜查。"她说着话边拿眼瞧文星伊,想看出她有没有什麽异样。

 

“这当然得是要配合的。"文星伊不住的点头,一脸坦然。“毕竟我们彩虹上上下下都是守法的好人民啊。"脸皮也真够厚的。

 

金容仙分不清她脸上的坦荡是真是假。又听到她接着说:“但是,欧尼。"

 

“你们今天这样突然的闯进来搜查,若是那个药头没有在场,这可不是打草惊蛇了吗?"她摩娑着玻璃杯,又仰头喝了一口。

 

“根据证词,药头固定会在每个礼拜的这个时候出现。"金容仙面不改色。

 

“可是欧尼想想,这种药头都很狡猾,怎麽可能事先没找好几条逃生路线?"

 

“……说到底,你们不愿意配合搜查是不是?"

 

文总笑得讨好。“话不要这麽说嘛,前头就说过了我们一定配合。"她伸手顺顺发丝,“只不过——不是今天。"

 

“什麽意思?"

 

“搜查这种事,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呀。既然欧尼都说了,那麽我们今后会特别留意这里进出的人,一有异样会立刻给你打电话的。"文星伊的高跟短靴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我们这样合力包夹,那药头不是手到擒来吗?"

 

话说的有道理,金容仙盯着她陷入沉思,没回答。她不知道该拿什麽相信她,现在最有嫌疑的可就是彩虹啊。

 

文星伊仰起颈迎向金容仙的目光,对视了数秒,又笑。“欧尼,相信我吧。"

 

眼里的真挚烫得金警官眼皮一抽,转开了视线。沉默了许久,才听得她启唇轻道:“……好吧。"

 

“请你们之后务必配合我们警方的行动。"

 

金容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这麽容易就信了文星伊的话,或许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事有待商榷。

 

若真是彩虹和组织联手贩毒,他们大可不必如此张扬显摆的在自己的地盘上干这勾当。文星伊是个聪明人,不会吃力不讨好的用这种破绽百出的手法。

 

看来是有人对警方故佈疑阵。想到这些就头疼,她抬手按按额角,站起身。“没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欧尼,"文星伊也站直了身子,冲着她笑,笑容是难以言喻的性感。“真的不陪我喝一杯再走吗?"两人站的很近,话音如常酥得金容仙耳根都软了,差点就脱口而出个‘好’字。

 

“警官不能怠忽职守。"这妖孽,再多待一秒她都后怕。金警官慌了神,连忙匆促地走出了包厢。

 

文星伊看着金容仙落荒而逃的背影,笑脸淘气地像个孩子。李贤宰看着包厢里头笑得停不下来的文总,在门口轻咳了一声。

 

“小李小李,你说说世界上怎麽能有这麽可爱的人啊。"她望向李贤宰,“你也觉得她可爱吧?"

 

特助淡淡的扔出一句,表情不是很好。“……那个多事的警官,差一点就破坏我们的计划了。"

 

文总的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你做什麽,不许说她坏话。小心我扣你年终奖金啊。"

 

李贤宰无言以对。他们文总护短的毛病真是一点儿也没改。

 

“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让卢经理手脚加快点。"一转眼,文星伊又恢復了方才的嘻皮笑脸,“差不多也该是时候收网了。"

 

虽然笑着,可眼裡透出的狠劲却让人胆寒。

 

这才是他们彩虹的文总经理。特助恭顺的低下头,轻声道。“是。"





———————————————————————

今天依旧是起了个大清早来拼命码字!勤奋青年如我(不

这次感觉还是非常无聊各位就将就着点看吧呜呜,我没想过都要进入正剧了我居然还是写得如此无趣(。

话说要破五百粉了真的非常感谢各位,要有些什麽福利吗(没人想要你滚吧

然后特别谢谢我们欧尼 @阿句句 ,陪酒星这梗还是跟她聊天讨论的时候蹦出来的23333333



评论(24)
热度(199)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