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07.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07.

手机的提示音响了几声,埋首于文件中的金容仙掏出来看了一眼,又是文星伊的消息。

最近文总经理挺閒的,喜欢在上班时间传些有的没的讯息给她。讯息也就算了,还时不时的发些自拍照。

“欧尼,怎麽样,好看吗?”文星伊又给她发了一条讯息。

金警官可没有她这种閒情逸致。昨天和今天发的还是差不多的两张照片,表情一样、角度一样、背景一样、特效一样。她随意的浏览了下便打算收起来。

手上的动作却忽然顿住了。她意识过来昨天和今天的是两张一模一样的照片。

警官直觉在脑内拉响了警报。文星伊传了两张重复的照片,还这麽若无其事地问她怎麽样。这事不对劲,肯定有些什麽意涵在里头。

不能怪金容仙多心。毕竟文总这样深不可测的人,不能以普通的标准来定夺,多点心眼儿总是好的。

想了想,她又拿出手机把两张照片细细比对个遍。那是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

除了几个地方。

照片裡的文星伊做了个wink,面上的笑明朗如春日的阳光。她身后的墙上挂着悦扬的平面地图,金容仙眼尖,看见其中一张自拍中角落停车场的位置色调不太一样。地图旁边挂的小月历也有异状,一张自拍里的日期正常,而另一张里的日期则是跳到了几天后。

停车场和日期。果然被她猜着了,文星伊的把戏永远不嫌少。

金容仙当即丢下手边的文件,风风火火地跑到办公室外头拨了电话。

“欧尼,大家来找碴的游戏好玩吧?"文星伊立刻就接通了,话音里都是笑。

“不好玩。"金警官几乎微不可察地叹口气,“你又在玩什麽花样?"

“哎呀,瞧欧尼这话说的,我以前也没玩过什麽花样啊。"话语软软的蒙在金容仙耳膜上,听起来有几分无辜。“这次就是稍微——替你回忆一下童年?"

金容仙抓紧手机,语气沉了沉。“别装傻。悦扬的停车场和日期,这代表什麽意思?"

文星伊只是玩味的笑。“不如你猜猜?"

金警官不说话,烦躁的‘啧’了一声。听着这声音,对方又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欧尼别生气,生气可是女人的大忌啊。"

她又接着说,“悦扬那天有场宴会,我想邀请欧尼出席。"

突然没头没脑的这麽一句,让金容仙皱起眉。“啊?"

“记得要多带上几个同事一起来玩啊。"文星伊也不解释,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我到时会在停车场接待你们。"

“请欧尼务必要出席,一定会让你们‘满载而归’,玩得很尽兴的。"

一阵意味深长的沉默。

金警官是听明白了。文星伊哪裡是真的要她出席什麽宴会,分明就是要让她带上几个警员去悦扬执行警察的业务了。从她话里的意思来看,这还会是一条不捉不行的大鱼。

对于这个邀请,金容仙其实是有些不乐意的。感觉自己就像是文星伊棋盘上的一只棋子,做什麽都在她的算计里,握在手心里任凭摆佈。

见她长久没有答话,文星伊轻笑,话如常戳在了她的痛脚上。“怎麽,金警官不敢来吗?"

金容仙深吸一口气。“……那就请文总经理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她加重了语调,一字一顿的回答。被文总这麽一激,心里千转百转的思虑都被抛到了脑后。

她就等着看文星伊替她准备了什麽大礼。

“那是当然,不见不散啊欧尼。"文星伊轻快的道了别,“我们悦扬恭候您的大驾光临。"通话结束了。

金容仙伸手揉揉眉心,转身要回到座位上继续写报告,才刚坐下来手机的提示也跟着响了。她以为又是文星伊,拿出来一看却发现是裴俊文。

她挑了挑眉,上回文星伊说起那些裴俊文外头的名声,到现在都还馀音在耳。

点开了讯息,里头打着几行字。“容仙小姐,我是裴俊文。关于上次相亲的事,正巧几日后悦扬酒店有个宴会,不知你是否能与我一起出席,顺道加深下彼此的认识?"

巧。真是太巧了。金警官难得勾起嘴角,展开了一个漂亮的笑颜。

她心裡有了计较。正愁着不想在文星伊手里随意摆佈呢,现下可不就是一个大好机会吗。

于是金容仙掏出手机,回复了裴俊文。“好。"

文星伊给她准备了礼物,她得还一个惊喜才公平啊。




包厢里很乱。烟雾、女人、酒和白粉,景象靡烂得叫人窒息。裴俊文深深的吸了口菸,看着金容仙的回复,一面笑着一面让烟从嘴里洩出来。

一切都按照他的计画进行。看这女人先前相亲时对她不冷不热的态度,他还以为这个邀请她不会答应。看来只是欲擒故纵吧,女人的那点小心思他难道不明白麽。

警察,让他娶个正经优良的媳妇嘛,这个可够正当了吧。他轻嗤,财产等于到手了一半,只是这个条子女人处理起来也特别费劲,比起那些给钱就死心踏地的女人难办几万倍。

要不是老爷子让他要在宴会上把相亲对象带来看看,他才不愿意费这个事儿去邀她,在宴会场上勾搭几个女人,直接上楼开房省事多了。

不过既然来了,裴俊文又把菸凑到嘴边,笑了。房当然是要开,他也没有让这个美人从他床上熘走的打算。

“John,你那头什麽药都该有吧?"裴俊文喝了口酒,视线投向旁边的男人身上。人家毕竟是警官,得耍点小手段才行。

男人操着一口外国腔,朝他讨好地笑。“当然,看您需要什麽药,儘管跟我提。"

“还能要什麽药,"裴俊文冷笑,把空酒杯放到桌上,“专门对付女人的那种药有没有?"

“有,当然有。"男人替他把酒杯添满,“包准一包下去,就能让她神迷意乱,乖乖地自己主动躺上床去。"

他点点头。“很好,顺便给我带上几包新货来玩玩。"男人恭谨地低头。“是。"

裴俊文喉间又不自觉地溢出笑声。说是费事儿,其实也不过下个药,拍拍照片,威胁个几下子的功夫。老爷子的家产终究还是被他给攒在手里的。




包厢里的场景全都透过角落的监视器,忠实地投映在了电脑的屏幕上。

“一群人渣。"李贤宰看着混乱的画面,面无表情地评论。

文星伊笑着啐他一口。“小李你怎麽这样乱骂人,他们两位可都是这间夜总会的贵客啊。"

“我们反过来还要感谢他们,谁让他们两个是我们这次计画的领衔主演兼最大功臣呢。"她的笑容灿烂如阳,话音却阴冷地抚过颊侧,“做人要感恩惜福啊。"

特助冷哼一声。“那个John越发得寸进尺了。见着我们没有动作,竟然让那些嗑药的垃圾们故意闹场。"

“命数要到头的傢伙,就别跟他们计较了吧。"文星伊笑着拍拍肩头的灰,“连自己主人都分不清的笨狗,有什麽好在意的?"

“说到底,他帮我们服侍好了裴公子,这才是最要紧的。"

她又转而看向身旁的卢经理。“老卢,这阵子可真是辛苦你了。下次我会在三爷面前多提拔提拔你的。"

听到她这麽说,卢经理尊敬的低了低头。“不敢。"看着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他总算理解了三爷为何会放权给她,她的手段高明又不落痕迹,彩虹给她照料得非常妥当。他打从心底佩服起这位文总经理。

“好啦,大家各自忙活去吧。"文星伊的下巴搁在交错的十指上,“接下来就等着最后的舞台,让东恒那帮人体会体会,什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李贤宰点了点头,阖上笔电。三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

各位新年快乐哇!新年新希望,希望日月能继续这样甜甜蜜蜜!

请原谅我这个剧情感觉起来有点廉价(。

我没有脑子可以烧了所以这个套路非常奇怪2333333

什麽时候才能码到她们谈恋爱呢(不

评论(28)
热度(177)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