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08.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08.


各自心怀鬼胎、暗潮汹涌的几天过去了。终于来到悦扬举办晚宴的这天。


这次的宴会是由城市里一个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举办的慈善晚会,算是个正儿八经的社交场合,自然少不得许多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来参加。


那个政治家的影响力很大,与会的人里有盟友有敌人,就连东恒都不得不派上几个人撑撑场面。这样龙蛇混杂的场合,为了做足礼数,不落人口舌,悦扬的负责人亲自下场接待客人很是必要。


在人群中的文星伊拿着一只高脚杯,正一一和宾客们握手,打了照面,一副亲切有礼的模样。


对面的中年男人趁着和她握手的空档,多摸了几把,她的笑容也没有半分落下来过。


李贤宰朝她快步走近,“赵董,不好意思。我有要紧事,借文总说几句话。"男人这才依依不捨地收回手。


她和特助走到一旁,文星伊不动声色地掏出手帕擦擦手。“怎么样,人接应到了吗?"


“是。我在停车场把那些条子都接进来了。"李贤宰压低音量,“他们老早就换下了制服,我就安排他们到场内见机行事了。"


“容仙欧尼果然懂我的心思。"她面上的笑意真了几分,“金警官现在人在哪?"


特助眉宇纠结在一起,“我刚刚找了半圈都没见着她。"


文星伊挑了挑眉。“不是吧。你问过那些警员了吗?"李贤宰点头,“问过了。他们说金警官只让他们来停车场待命,并不和他们一路走。"


“是吗。"她垂下眼睑,笑容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把心力都投注在计画上,她倒是忘了。金容仙这样骄傲的人,不会是棋盘下好的棋子,而是一个充满未知的变数。


文星伊低头,反过来却是笑出了声音。人生就是充满变数才有趣啊。


说曹操曹操就到。


她抬起头,正巧碰上金容仙踏入宴会厅,目光不经意间撞在一起,两人瞬间四目相对。


金警官的美丽今天特出一格。一袭白色的晚礼服合拢了所有的高贵,肩头处雪纺纱质的荷叶边平添了些轻灵,耳坠在灯光下闪着光,像是落进凡间的星子。


珠光粉为基调的妆容,没有失了宴会妆的隆重,还多了些典雅的气韵,更衬得她面若桃花,天仙似的。


她的眼神定定落在金容仙身上,像是生了根似的抽离不开。对方注意到了,目不转睛地望回来。


文星伊见那双漂亮的褐色眸子里染满了挑衅。她一怔,那副桀敖不驯的样子,实在是太带劲儿了。


就这么对视了数秒,终究还是她先按捺不住,抬腿就想往金容仙的方向走去。


脚步却忽然顿住了。她见着裴俊文慢悠悠地自外头走进来,站到了金容仙的身旁,朝着她温和地笑。


文总的神色立刻变了几变。“那个傻瓜欧尼……!"


李贤宰已经很久没看过这样收不住脾气的文总了。就连被吃豆腐都能一笑置之的她,现下笑容都不见了,神情冷酷的叫人心惊。


她又迈开步子往前走。“小李,给我盯好姓裴的那个垃圾。"语气森冷的彻底,“他要对金容仙做了什么手脚,立刻通知我。"




金容仙觉得自己就不该答应和裴俊文一起参加晚宴。


原只是想吓吓文星伊的,现在可好了,目的是达到了不错,可眼前这个男人却更加烦心。


“居然能跟容仙小姐这么美丽的女性一起参加宴会。"裴俊文行了一礼,“这真是我的荣幸啊。"


经过文星伊前次这么一疏导,她很清楚裴俊文现在变着法子的献殷勤、满嘴甜言蜜语的表面之下,不过是把她当作获得家产的一种手段罢了。


金警官叹了口气。她想赶紧摆脱他去观察这里的情况,奈何裴俊文简直像个牛皮糖般的黏人,甩也甩不开,心里焦急的都快冒火了。


不自觉的就看往方才文星伊的位置,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金容仙烦躁地眯了眯眼,平时那么喜欢烦她,现下倒是放马过来啊。


“容仙小姐,听说那道餐点非常美味。"裴俊文又纠缠了上来,“我们一起去用些吧?"说完就要来拉她的手。


金容仙下意识地往后退,背板却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裴少,真是好久不见了。"


那样低沉地透到耳里的声音,金容仙是再孰悉不过了。她侧首,对方那头银白色的髮丝亮得晃眼。


是文星伊。


裴俊文向她点头致意。“好久不见了,文总。"他和文星伊,从前在社交场合也算是有打过几次照面的。


“裴少居然还带了女伴来,真是难得。"文星伊轻笑,佯装无意地低头去看怀裡的金容仙。“……呀,这不是容仙欧尼吗!"


“你们认识?"


她一副惊喜的样子。“是啊,容仙欧尼是以前高中的学姐,毕业后就没连繫了,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用眼神戳了几下金容仙。


金警官会意,忙扯开一个微笑。“就是啊!星伊你也不留个联繫方式,毕业后就跟人间蒸发似的。"


“难得都遇见了,"文星伊抬头望着裴俊文,“不知道裴少能不能允许我借走她一会,让我俩叙叙旧?"


“当然当然。"他摆出风度翩翩的态度,拳头却暗暗捏紧。“你们好好聊聊吧。"


文总道了声谢,拉着金警官就往一旁的阳台区走。


她一身行头都是黑色的。毛呢大衣、露脐的丝绒衬衫、紧身西裤和高跟鞋,整个人垄罩着一股无以復加的性感神秘,好像能跟外头深沉的夜色融在一起。


“欧尼。"文星伊蓦然一个回眸,桃红色的眼影张扬地拉开眼尾,好像被看一眼就能勾了人的三魂七魄。


她牵着金容仙的手紧了紧。“为什么要跟他一起来?"


金容仙抬眼看她,“你在生气?"


文星伊云淡风轻地笑,没有回答。“那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欧尼。"


虽然笑着,文总的五官却特别冷硬。她忽然就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是在替自己担心呢。


金警官难得对着文星伊放柔了声调。“我自己会注意的。"


“希望是这样就好了。"文星伊点头,话音却轻浅的像是一声叹息。


宴会厅里响起了奏乐声,晚宴要正式开始了。身为悦扬的负责人,文总可万万缺席不得。


”欧尼自己小心点。"她又深深的看了金容仙一眼,牵着的手一分分松开,最后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回了大厅里头。


她佈下的网已经慢慢地往回收了,这个节骨眼,不能因为个人的情绪坏了整盘棋。




裴俊文看着文星伊和金容仙离去的背影,捏紧了酒杯。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耐心。


金容仙那个女人从头到尾对他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他以前的女人从来都是言听计从,被他捏在掌心里的,只有这个条子不一样,连正眼看他都不情愿。


会是他露出了什么马脚吗?这也没可能,裴俊文自认表面上的功夫做得算不错,温和有礼的模样应当是无懈可击的才是。


可是任他献尽殷勤、说尽好话,金容仙没有一丝一毫松动的迹象。


今天老爷子又因身体报恙来不了宴会,裴俊文邀她来参加晚宴的举动,如今看起来一点意义也没有。


怒火在他眼底烧的越加旺盛。他喘着粗气,握着酒杯的指尖都开始颤抖起来。


吸毒的人,只要情绪一有大波动,毒瘾犯得就更快、更严重。


裴俊文简直要克制不住伸手去掏注射器的冲动。他咬了咬牙,拼命按下脾气。


既然什么计画都乱了,至少John给他的药可不能浪费。裴俊文拭去额边的冷汗,从口袋里捞出一个纸包。


“你过来。"他朝着侍者招了招手,把纸包和一把钞票塞到那人手上。


他又伸手指了指和文星伊站在一起的金容仙。“等会那个小姐进来,替我给准备她一杯‘特别’的饮料。"


侍者一听就知道什么意思,眉开眼笑地拿着钞票走了。


裴俊文似乎是在笑,面上的笑意却被扭曲的惨不忍睹。再难缠的女人,怎么样也招架不住这种药吧。




宴会开始,各个出席这次晚宴的大佬们拿着麦克风,轮番上去致词。金容仙对这些社交圈里的人物一窍不通,索性站在阳台吹吹夜风。


文星伊离开时,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情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金容仙整副心思都给她搅得乱七八糟的。


文总经理平时就喜欢捉弄她。每一句话,都让人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


原本这样就够了,金容仙可以把之前她说要撩自己的话也当作玩笑,草草带过。


可是她又三番两次露出那种真挚到心坎里的表情,让金警官实在判读不出来,她究竟是什么心态。


被文星伊一节节松开的手心还在发烫。金容仙收紧,又放开。


说到底,心里一层层起了涟漪的自己,才是最要不得的。


这麽一想,心越烦意越乱。听里头的开场差不多该结束了,她叹口气,迈开步伐走进宴会厅。


一旁的侍者端着托盘走过来。“这位女士,要来杯鸡尾酒吗?"


金容仙颔了颔首。侍者伸手拿起一只装着橙黄酒液的香槟杯,递给了她。“祝您今晚愉快。"


她刚要抬手去接,杯子却冷不防的被另一只手抢过。“正好我口渴了呢。"金容仙惊诧地一回头,文星伊拿着杯子,喝了几口鸡尾酒。


“……味道好像有点儿不对?"她皱眉,似笑非笑地望向那个侍者。“许是比例调错了吧。小李,带他去厨房换一批新的过来。"


李贤宰很快地拖着人走了出去。文星伊回过身,在人丛里找到了直勾勾盯着她们看的裴俊文,笑了。


目光却冷冽的彷彿能把他的血液冻结。





———————————————————————

ok这章爆字数了居然还没说到重点,废话拖戏王我当之无愧!

然后有件事情要跟各位报告kkkkk

我最近三周不会定时更新,或是可能会停更(。

因为有件关係到我人生的大事(?????)要完成来着(又不是要结婚

最慢下个月月初就会回来23333(谁在乎

天气冷了大家要穿暖一点,不要感冒了哇!


评论(22)
热度(216)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