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温暖三十题】睡着的猫和她

致我们可爱的竹马。


这是一个冬日的午后。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在室内洒了一地,寒冬好像一瞬间在金黄色的光芒里蒸发殆尽。

这种天气显然很适合外出。但是丁辉人已经窝在书桌前一上午了。

这几个钟头内她就只是重复提笔、擦掉笔迹、放笔的动作。

“啊啊啊啊昂!”小奶狗烦躁地叫了起来,脸上的褶子快起的跟她的星伊姐姐一样多了。

丁辉人今天总想画点什麽,但是没有灵感。

发丝被毫无章法乱挠的手折腾得乱了,她嘴巴赌气地瘪成一条线。

Como在她脚边转来转去。丁辉人撑着颊,“你这小子,每次都在我忙的时候才来找我。”

猫儿子只是抬起圆圆的眼眨巴眨巴,一脸无辜。“喵。”

就在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时,书房的门悄悄地转开了。

丁辉人没有回头,只是暗暗有些好笑。看来家裡寂寞的傢伙好像不止Como一个。

平时明明都对她嫌弃的不得了,稍微冷落了一下又会自动自发的围过来。

猫科动物可不都是这麽傲娇的主儿吗。

眼角馀光瞄到那人一屁股坐上沙发,伸出手来对Como招了招。“别去吵你妈咪了。”

她们没有交谈,房间里安静地只剩猫爪子在地上扒的声音。

丁辉人觉得安惠真把自己的性格摸得透了。

像是现在这样遇到瓶颈时,安惠真从来不会主动来关心她。

因为她知道丁辉人不需要多馀的打扰,只是需要一个人静静。

所以安惠真那副寂寞得发慌、却又忍耐着缩在一旁,不来干扰自己的模样才格外的可爱。

烦躁的情绪都沉淀了不少。丁辉人窃笑几声,再度拾起对于画作的注意力。

但是没有灵感的这道坎,果然不是藉着好心情便能轻松跨越的横沟。

丁辉人这麽一凝神,又是一个钟头过去了。

她终于惊觉再这样操作下去,屁股的面积可能会以倍数成长起来,于是一骨碌的站了起身。

回头要吸吸猫补充能量的瞬间,她怔住了。

好像全世界最美妙的事物,那一刻就在丁辉人的沙发上。

那一方午后的暖阳里,她家的狮子和猫儿子互相依偎在一块,安分的打着小呼噜。

时常争风吃醋的两个傢伙,如今看起来和谐的像幅画。

丁辉人蹑手蹑脚的走近,凝视着这两只打盹的猫科动物。

她忘记自己有没有说过,安惠真睡着的样子像猫。

总是被眼妆渲染得过分强势的眼尾闭合成一条线,素淨的睡颜和Como纯真的睡脸特别特别像。

醒来时的她是狮子,睡着时的她是猫。

每见着一次不同姿态的她,丁辉人就会觉得自己又得到了一个安惠真。

禁不住的傻笑。

视线再往下移一点,就能看见猫咪儿子枕在她的大腿,眯着眼,小身板跟着呼吸的规律起起伏伏。

而Como毛茸茸的小脑袋上,搭着安惠真不自然地僵直着的手。

丁辉人先是有些奇怪,然后才意识过来。

她的狮子这是怕自己的爪子不小心伤了Como呢。

怎麽办。

怎麽能这麽温暖,暖得她的心都要化了。

最近不是挺流行个词吗,叫做‘小确幸’。

小小的、确实的、能够刚好握在手心里的幸福。

丁辉人想,要是这个词能有形象,大概只能是现在的这个画面了。

想要把‘小确幸’捉起来。她又走回书桌前坐下,手飞快地画了起来。

逐渐成形的画里头,是一双漂亮的手,有着时髦而尖长的美甲;却小心翼翼的伸直,温柔地放在猫咪头上。

捕捉到了小确幸的丁辉人心满意足,突然也有些困了。

她从卧室里拿了条毯子,轻轻地为自己和熟睡的人与猫盖好,头抵着安惠真的头,一道跌进了梦乡之中。

这是个阳光和煦的冬日午后,适合和恋人抱着猫,在沙发上睡会儿午觉。



---------------------------------------------------------
好吧所有停更的flag都是用来打破的(。
怎么办觉得竹马真的是太可爱了233333
下下个礼拜一定回来更沉灰!(###

评论(30)
热度(151)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