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09.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09.


裴俊文慌了神。

 

眼看着美人就要落入怀里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文星伊来。

 

她看过来的那一眼——轻蔑、冷漠、愤怒,简直让他骨子里都渗着几分冷意。

 

生物面对危险时不由自主的生理反应——裴俊文额头上冒出冷汗,身上的寒毛一根根地竖直。

 

好容易压下的毒瘾又哆哆嗦嗦的鼓噪起来。焦虑和恐惧、凑合上毒瘾,像是一隻扼住他脖子的手,逼得他无法喘息。

 

他用力地掐住西装暗袋里的注射器。他要疯了,再不让他过过瘾头就要疯了。

 

裴俊文推开上前来关切的侍者,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文星伊的视线随着他狼狈而出的背影,抛出一条长长的弧线。她玩味地眯起眼,回身面向金容仙。

 

饮料被中途劫走的金警官不大乐意。“你做什么抢我饮料?”

 

文总只是扬了扬酒杯。“哎呀,上次也不知道是谁和我说,警官不能怠忽职守的来着?”

 

金容仙无言以对,哼哼几声撇过头去。

 

“好啦好啦,别闹脾气。”文星伊的话音里都是笑,“等金警官下了班,要喝多少有多少,我请你就是了。”

 

手顺势就摸索了过来,沿着臂膀一路向下滑,握住了金容仙的掌心。金警官觉得被抚过的肌肤一阵阵发着麻。妖精,就连牵个手都能是一种挑逗。

 

“不过要想下班,我们动作恐怕得快一点才行了。”趁着她还有些愣神,文星伊拉着人就往前走。

 

她们径直出了宴会厅。金容仙还有些摸不着头绪,“你这是要去哪裡?”

 

文总只是给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没有回话。

 

“文总。”方才扭着人走掉的李贤宰已经在外头候着了,“9134号房。”

 

她接过特助递过来的房卡,就着两人的手还交握的这会子,一把将金警官的身子扯向自己。

 

“唔!”金容仙重心不稳,不由朝文星伊的方向跌了几步。

 

“不是问要去哪裡吗?”

 

那对好看的唇瓣近在咫尺,上头纷起的笑都是坏心眼。

 

“当然是去开房啊,我亲爱的金警官。”

 

 


金容仙的反射弧很长。

 

文星伊从近来的相处中归咎出这个结论。

 

都已经半推半就的被带进了电梯,她才从刚才的话里回过味儿来。

 

“呀!开什么房!”金警官揪住文总的衣领,把她压在电梯牆上。“你倒是给我把话说清楚啊!”

 

“别别。”领子上的钮扣被拉开了几颗,文星伊还是那样嘻皮笑脸的,“电梯里的隔音不大好。”

 

金容仙的嗓门还挺大,这一吼估计整栋楼电梯门外的人都能听得到。

 

一语成谶。这个当儿,电梯好巧不巧地停了下来。

 

两个人现在的姿势和氛围耐人寻思。

 

外头要搭乘的人露出了善解人意的笑容。“我搭下一班就行,两位继续,不打扰了哈。”

 

门很快地又关了起来。

 

“……”

 

文总那一脸‘就让你别闹腾’的无奈神情,看得金容仙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她的眼刀冷冷扫过文星伊,鬆开了对方的衣襟。“给你十秒钟,解释。”

 

这次不忘把音量降低了。

 

“我给欧尼准备的大礼,就在房间裡头啊。"文总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领。“包准你会大吃一惊的。"

 

一提到工作,金警官方才的胡闹劲儿又归于无形,换上丝毫不拖泥带水的面无表情。

 

电梯‘噹’的一声停在了九楼。

 

文星伊直勾勾的盯着她,眼神像是热锅上缓慢融化的焦糖流淌。“就喜欢你这样的表情。"她伸手轻点金容仙的鼻尖,率先迈开步子走出了电梯。

 

反射弧长了那么一点的金警官在电梯门关上前一刻才急急忙忙跟了上来。“你为什么又说些奇怪的话!"

 

走在前头的文总笑得无比灿烂。

 

“因为你漂亮啊。"

 

 

 

裴俊文捲起袖管,露出下面早已被针筒扎得千疮百孔的臂膀。他咬开注射器的盖子,另一隻手颤抖着将冒着寒光的针头送入皮肉里。

 

拇指施力向下压,透明的溶剂被一点一滴推送入他的身体。

 

伴随着轻微的刺痛感而来的是一种自渴求中挣开的解脱感。裴俊文扔开空了的注射器,靠着牆缓缓瘫坐了下来。

 

在等待药效发作的这段时间,他点起了一根菸。

 

他从来没有像今晚这么难堪过。寂静时分,方才宴会上的种种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一下子捏扁了手里的菸盒,裴俊文梳理整齐的发式被扒成一团乱。

 

安排好的所有计画都乱了套。先是自家老头子没能来参加宴会、又是在金容仙那儿讨不到一点好处,最后连他的那点小心思都因为文星伊,被迫画上休止符。

 

忽然男人松开了纂得老紧的拳头,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瞳孔收紧接着放大,眼里的神采像是被抽乾似的失了焦距。药物开始作用了。

 

浴室裡洁白无瑕的磁砖,在他眼裡全像是霓虹灯一般不停变着颜色。笔直延伸的房间轮廓,在他看来也扭曲成了各种奇形怪状。

 

毒品所带来的兴奋和眩晕在血液裡窜动着。裴俊文禁不住的发笑……到头来,还是只有这玩意儿没让他失望。

 

悦扬真不愧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高级酒店,防火系统这类型的措施做得特别灵敏。裴俊文嘴边的菸所散出来的烟雾一飘到天花板,立刻就触发了自动洒水装置。

 

冰冷的水毫不留情地洒了下来。

 

“该死的!"裴俊文的脑子被水浇得清醒了几分。他骂着粗话,一面费力扭开浴间的门,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

 

“哎呀,裴少怎么不辞而别,一个人躲到这裡来了?倒叫我和容仙欧尼一阵好找。"

 

房里响起了不属于他的第二道声音。裴俊文惊愕的抬头,看见有着漂亮面容的不速之客正坐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姿态从容地交迭着双腿。

 

他往后退了一步,背板底着牆。“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见他仓措惊恐的模样,不请自来的客人——文星伊面上的笑意越发明媚,“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呀,裴少。"

 

“……没想到悦扬的服务态度就是这样的,拿了房卡擅闯客人房间?"纵然吸了毒后神智不清,裴俊文总还算是一狡诈的狐狸,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你就不信我明早向记者举报,让你们名声扫地啊,文总?"

 

只是再狡诈的狐狸,碰上更高明的猎人也是要认栽的。何况狐狸早已一脚踩入佈好的陷阱里。

 

“裴少先别激动,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文星伊还是那样不走心的笑,“不小心喝掉了你为容仙欧尼准备的‘特製调酒’,真是抱歉啊。"

 

她伸手拢了拢刘海。“我味觉不太灵活,尝不出来加的都是些什么料。不如请裴少亲自替我解答?"

 

男人冷笑了起来。“我告诉你吧,里面加了药效特别强的春/药,一小时内就会发挥作用。"他单手解开衬衫的扣子,一步步朝着文星伊走近。“既然你喝了,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身体来赔罪。你说是吗,文总?"

 

文总却不躲开,仍旧神态自若的坐在床上。“欧尼听到了吧,裴少为你费了很多心思呢。"

 

裴俊文还没反应过来,剧痛便沿着小腿一路窜升而上。他顺势跪倒在地板上,在愣神的空档,‘锵锒’一声,双手就给手铐铐住了。

 

金容仙站在裴俊文身后,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男人慌张的挣扎起来,“容仙、容仙小姐,你听我解释啊……!"

 

金警官只是高高的抬起腿,脚下的高跟鞋鞋跟精准的踩在了小腿肚上。“龌龊。"眼神像是看垃圾一样的冰冷。

 

他吃痛的呜咽了几声,连忙停了动作,不敢轻举妄动了。

 

文星伊终于站了起身。

 

她拎起他随意扔在一旁的西装外套,把里头的注射器和几包白粉一股脑儿的抖在裴俊文身上。

 

金容仙眼尖,认出那便是先前氾滥的外国毒品里的其中几项。

 

文总接着不紧不慢地鼓起了掌。“恭喜你啊金警官。你抓到了我们夜总会里的药头,最重要的中间介绍人兼买家,裴少裴俊文。"





———————————————————————

各位先让我谢个罪(。

说好上礼拜更文的但是家中电器接连出了变故(???

先是电脑坏了档案全丢了,又是手机坏了不能开机了(受诅咒的双手

于是上个礼拜文章的进度是一片愁云惨雾(……

修好了电脑,从这星期开始沉灰会恢復周更(大概

这章还是拖了很多戏呢!下一章应该就会是各位期待的剧情高潮(???


评论(44)
热度(188)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