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The ember of Ashes. 01

骑士星伊×防火女容仙。


01.


又结束了一场缠人至极的酣斗。那名骑士喘息着、踢开身着铠冑的怪物尸体,毫不留情地甩淨直剑上残留的暗红血液,快步走向耸立在不远处的螺旋剑。

 

骑士朝着剑身摊开了掌心,身后以奇怪的状态燃烧着的斗篷在发力的瞬间花火四溅,面前的螺旋剑旁‘腾’的一下窜起火舌。

 

暖色的火光在骑士亮银的盔甲上跃动着。

 

握住于篝火之中的剑柄,骑士阖上双眸,默数了五下心跳。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心跳。

 

骑士又睁开了眼。空气里涌动的血腥和硝烟气味变成了许久未曾流通的、尘封的气息。

 

面前的景物不再是法兰要塞那早已倾颓的城牆,而是传火祭祀场中央孤寂地高悬着的五个王座。

 

左边数来的第二个王座上,那垂垂老矣的古老薪王——鲁道夫一如既往地低喃着:“啊……你平安回来了,无火之灰……?"

 

骑士简洁地略一颔首,便别开头去,头盔下的双眼在祭祀场内梭巡着。

 

所寻找的人是传火祭祀场内,负责照看营火,及协助灰烬寻找薪王的那名女子,防火女。

 

她不在。

 

往常那总是悬在石阶边上,率先迎接自己的暗色纱裙并没有在篝火旁轻柔地摆动。

 

骑士又抬头扫视了环绕着营火的石阶一圈,除了那名来自于薄暮之国的暗月之剑外,再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或许防火女偶尔也是需要休息的。骑士的脚步重重地踩在地面上,行至石阶上落座,身上的铠甲传出清亮的金属碰撞声。

 

骑士发现自己居然有那么一些失落。

 

——你这天杀的不死人,还能对她动些什么心思?骑士有些自嘲地想,抬手摘下沉重的头盔。

 

冷硬的铠甲下头,埋藏着一张漂亮得奢侈的脸蛋。她橘黄色的细软发丝落在肩甲上,在一旁白色火烛的照耀下跳跃着细小的微光。

 

“喂。"

 

骑士抬头,与那名身穿纯白甲冑的暗月之剑——希里丝四目相接。

 

对于暗月之剑主动向自己搭话,她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什么事?”

 

“如果你是要找那个看火的姑娘的话,”希里丝冷淡地说,“我看见她往祭祀场外头走了。”

 

这名姿容纤细的暗月骑士重新将目光落回她的面上。“没想到你还长了这么一张漂亮的脸,难怪安里那个小子一直对你念念不忘,灰烬。”

 

骑士不知道是否是自己过于敏感,她隐约觉得希里丝提到‘灰烬’两字时的语气格外尖锐。

 

不过骑士能够理解她的这种态度。

 

毕竟她是灰烬。

 

那是禁忌。是无名、成不了薪,且被诅咒的不死人。

 

“……我叫作文星伊。”

 

希里丝明显地停顿了一下。“……什么?”

 

“我的名字,或说我曾经可能有的名字。”骑士低垂着眸,长长的睫毛颤动,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有把握。“叫做文星伊。”

 

本该无名的灰烬突如其来的报上名号,文星伊已经做好了接受对方白眼的准备,甚至觉得眼前的女子极有可能掉头就走。

 

“这样啊……听起来是个异邦的名字呢。”出乎意料地,希里丝只是严谨地点了点头。“那我之后便用这个名字来称呼你了,灰……不,文星伊。”

 

意外地受到了还算友善的对待,文星伊向她点头致意。“谢谢你。”

 

“你不必道谢。暗月骑士自有自己的守则和荣誉。”冷傲的暗月之剑迳自走向了石阶上的迴廊,“不过,像你这么有人性的灰烬,我还是第一次见。”

 

“那么、后会有期了,文星伊。”

 

空荡的祭祀场内只留下话语的馀音,希里丝洁白的衣襬逐渐隐没在门外的薄雾之中。

 

留在原地的骑士独自一人陷入沉思。

 

——文星伊。这个几乎是本能地对希里丝脱口而出的名字,事实上她也是第一次听闻。

 

明明应该是相当陌生的名字,她却同时觉得无比熟捻,像是黑暗里的一缕火光般传达出细微的安全感。

 

或许、那真的是她本来的名字吧。

 

但是那已经不重要了。

 

她在成为灰烬之前曾经经历过的人生,都不值得一提了。

 

她现在不过是无火的余灰。此刻站立在这裡、存在于世上的目的只有一个——以此身为柴薪,为世界传承原初之火。

 

文星伊使劲摇了摇头,像是要甩开那些奇怪的思绪。她又卸下一部份沉重的盔甲,自怀里掏出一个亚麻料子的布袋。

 

这是那位防火女在她首次离开祭祀场前交给她的袋子。布袋上不知道是被施了隆道尔还是彼海姆的空间魔法——文星伊实在搞不清那些分类複杂的魔法派别——总之里头的空间似乎不管多大的物品都能容纳得下,背负的重量也几乎不会增加。

 

她在营火旁整理起一路上挟带的行囊。

 

一团光亮的火球猝不及防地跟着她的动作掉了出来。

 

令人惊讶的是,火球并没有燃起一旁的亚麻布袋,只是安分地在冰冷的靛蓝色石砖上窜动着。

 

骑士看着它的目光便有些古怪,显然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来头、又该如何处理。

 

这是文星伊在洛斯里克的高牆之缘,底下散乱的骑士尸体间找到的。出自于一种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强烈渴望,她把火球带了回来。

 

但是文星伊现在瞪着那团火球,对于它毫无一丝头绪。

 

“——灰烬大人。"

 

那道声音轻柔地在背后响起,像是鬆软的积雪受到挤压所发出的细碎声响。文星伊心跳重重地落了一拍,仰视着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的防火女。

 

“您回来了。"女子施施然行了一礼,骑士的目光不自觉地跟随着她暗色的裙襬飘移。

 

防火女抿着唇温婉地笑,面上遮去大半容颜、镶满鑽石的面罩在昏暗的祭祀场内闪烁着幽微的光。

 

作为灰烬被唤醒以来,文星伊已经很久没有过‘食慾’这种感觉了。但是她看着此刻防火女端丽面容上微启的两瓣朱唇,令人不禁想像起那品尝起来将会是什么滋味。

 

——肯定会是甜蜜的、像是成熟的苹果般的味道吧。

 

骑士的喉咙缓慢地滚动。她在自己的目光变得太过失礼前,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那团坚强的火球。

 

“……那是什么?"

 

即使双目由繁琐的面罩所遮盖,防火女依旧准确无误地找到了文星伊所指的方向。她走过骑士身旁,墨色的斗篷轻飘飘地拂过颊侧。像是烟雾,清淡的叫人捉摸不透。

 

防火女蹲了下来,被挽成发辫的淡金色发丝随着动作摇摆,彷彿一匹倾瀑而下的阳光。

 

她在文星伊面前伫足。“这是余火,灰烬大人。"摊开的素白掌心上,正轻轻地托着那团火球。“这是英雄们体内残存的火焰,亦是所谓的‘人性’。也是无火的余灰大人,您所不能获得的物品。"

 

“但是或许就因为如此,您才会不自主地为它吸引吧。"

她瓷白的指节一分分抽开,火球轻巧地落在骑士的衬衣上。随即以一种无法言喻的状态,流窜进文星伊的身体里头。

 

那是股炙热却又温暖的力量,跟着血液一起在身体裡流动着。骑士感觉自己持剑的手不再疲惫,眼裡非灰即白的世界也瞬间提升了几个彩度,色调变得鲜明了起来。

 

此刻文星伊却突兀地想要哭泣。这种强烈的情绪波动,她也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她感觉自己彷彿又真正地活着。

 

“灰烬大人?"防火女低头注视着眼眶湿润的骑士,伸出微凉的指尖捧住她的颊。“您怎么哭了呢。"

 

下一秒,她却被搂进骑士那与她同等纤细的怀抱裡。她微扬起头,望向那个有着美丽容貌的骑士。

 

“——文星伊。"她啜泣着说,“请你称呼我这个名字吧。"

 

防火女怔了一瞬,刚启唇欲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无力的闷哼。

 

因为文星伊低头吻上了她。



TBC。

———————————————————————

好的这就是昨天想尝试的设定!!

偷偷说一句,其实奇幻文才是我的老本行来着(###

内容可能有很多游戏世界观里的东西,可以把它们当作奇怪的名词就好,不会影响剧情的(。

如果有兴趣想了解黑魂世界观的可以参考这个:黑暗之魂3百科

然后我有偷偷改了一些游戏里的东西,所以这篇就是个巨型ooc地雷文(可以滚了

如果有看不懂的可以儘管提出意见!我会照单全收的(不



评论(14)
热度(78)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