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12.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12.


文星伊是最先醒过来的。

 

本身就浅眠的缘故,即使昨晚折腾到很晚,她还是能在阳光照到脸上时敏感地睁开眼皮。

 

起床后下意识地就往金容仙的方向看去。

 

金警官的睡相是叫人不敢置信的差。昨天睡前分明是一人睡在床的一侧,中间楚河汉界分得齐整。

 

现如今床上的格局看起来都不一样了。那个欧尼整个身子滚过中线,几乎是挨在文星伊的臂旁,脚还死命地把人往床边踹。

 

和粗鲁的姿势相反,金容仙的睡颜看起来特别安稳。眉毛垂成柔和的样子,光影随着呼吸的频率浅浅地变化着,微张的嘴偶尔噘一噘,像是哪个讨亲亲的孩子似的。

 

既然欧尼没醒,文星伊轻声地笑了,那稍微使点坏也行,对吧?

 

她探出手,小心翼翼地支起手肘,在嘟起的双唇上偷了个香。金容仙喉间不清不楚的咕哝几声,转过身子又睡沉了。

 

文总笑得像颗甜而腻味的牛奶糖。她轻巧地溜下床,捞起扔在地上的大衣,掏出口袋里的手机。

 

李贤宰传了几条消息过来,文星伊打算先搁着,没有理会的意思。

 

今天一早,外头肯定为了裴俊文的事闹得翻天复地的,可她还没在这个宁静平和的小世界里腻够呢。

 

指尖一点儿都不拖拉地点开了相机,她在睡着的金容仙身边摆弄了许久,给她拍了很多照片。

 

和喜欢的人一起迎接的第一个早晨,值得在她的手机留下纪念。等到文总终于肯放过睡得无知无觉的金容仙,已经又过了半个钟头。

 

她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给李贤宰打了电话。“喂,小李。"

 

“文总,您醒了。"特助微不可察地鬆了口气,“昨晚和金警官过得好吗?"

 

文星伊呵呵一笑。“很好,好的不得了。回头不会忘了给你加薪啊。"她翘起腿,“现在外头情况怎么样,还行吧?"

 

“裴少的事不出所料,闹得沸沸扬扬的,够裴老爷子和东恒忙一阵了。"李贤宰的声音又紧绷了起来,“记者方面我已经公关好了,倒是刚才三爷那儿来了电话,要您下午过去看看他。"

 

“哎呀,不是交代过三爷在医院里好好休养,这些事儿就不劳他费心了吗?"她意味深长的眯起眼,“谁这么有心了?"

 

“听说石领导今儿一大早就给三爷探病谈心去了。"

 

文总笑了,佯装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些老傢伙们,一个个都那么爱我可怎么成啊。"

 

话里云淡风轻,但是她和李贤宰都了解三爷的气性,这次绝不是让她去探病这么简单。

 

“我知道了,小李。把今天下午的会议都排开,等会让人从我办公室拿两套备用的衣服过来。"她向后扒了扒发丝,“哎,三爷喜欢吃什么水果——记得给他买个水果篮,一个钟头以后到我办公室。"

 

“是,文总。"

 

说话的期间,金容仙也迷迷濛濛的睁开了眼,在床上不安分的蹭来蹭去。文星伊挂掉电话,缓步走到床边,声音放得很轻。

 

“欧尼,醒了?"

 

刚睡醒的金警官脑子转得特慢。她费劲地眨了眨眼,“……困。"

 

“要不,"文总伏下身子趴在她身边,眼睛里含着笑。“再多睡会儿?"

 

细碎的阳光洒在她身上,让文星伊整个人看上去特别乾淨。金容仙眯着眼,探出指尖去碰她的脸。

 

“其实你长得挺好看的。"

 

手却在碰触到的前一刻起了退却之意,在空气里缓缓地滑了下来。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和语气都过于亲暱了。

 

若说昨晚的种种是情非得已,那么今早这些举动既没必要,也太不妥当了。

 

就好像她喜欢上了文星伊似的。

 

“谢谢夸奖啊,欧尼。"文星伊却在落下前及时捉住了金容仙的手,贴到自己的颊侧。“我也觉得你挺漂亮的,知道吧?"

 

她又露出了特有的明媚笑容,像是个不谙世事的纯真少年。

 

文星伊这人很奇怪,有时候能是个菸酒味儿很重的黑道中人,有时候却又能乾淨得不落凡尘。

 

指尖传来的温度,和她看着自己笑的神情,这些都让金容仙一时间几乎要忘了呼吸。

 

此刻两人的距离被无限制的缩短,中间的隔阂薄得只剩下一张纸。只消文星伊再问上一句,就能把这层微妙的窗纸捅破,让金警官卸下所有的防备。

 

可是她没有。文星伊的手轻轻滑过她的手背,然后一点点的抽离开来。

 

她的脑袋斜斜地歪在枕头上。“我已经让人等会给我们送衣服过来了,欧尼要不先去洗漱吧?"

 

“……嗯,也好。"差点就给鬼迷了心窍了。

 

金容仙不傻,她知道文总这是岔开了话题。心里漫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失落,她还是不动声色地起身去了浴室,同时甚至有点儿庆幸文星伊没有多说什么。

 

两个女人,黑道和警察,在一起能看见什么未来吗?

 

至少她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也抓不住。

 

浴室的门‘喀啦’一声阖上了。文星伊把自己摔在棉被里,手横在眼前叹了口气。

 

她很清楚的明白刚才刻意放过了一个什么机会,但是现在还不是个谈感情的好时刻。

 

敌人谁在明谁在暗还捉摸不透,她这样贸然的行动很可能会波及到金容仙,也坏了自己的事儿。

 

于人于己,她都不能这么自私。文总嘴边无声无息地漫出笑意,手掌紧攒成拳头。

 

沉潜了这些年,她惟有一个‘忍’字还算了得。

 

 

 

金容仙出浴室门的时候,文星伊已经换上寻常的衬衫西裤,在镜子前上起了底妆。

 

她指了指床上另一套衣服。“欧尼换上吧。昨晚的衣物我让人拿下去打包了,等会记得去跟柜台领。"

 

和文星伊相处的这段时间以来,不难发现她是个心挺细的人。金警官顺手拿起搁在床上的衣服,相彷的衬衫、下面垫了件套装短裙。

 

搭得起昨晚穿来的高跟,穿去警局也很合适,规规矩矩的不会流于轻浮。

 

文总在什么场合会穿这套裙装?金容仙不着边际地想,还真有点想看她穿上会是什么样子。

 

她摇摇头,抓起裙子刚要换上,一旁过于集中的视线却扎得她浑身不自在。“……你为什么一直看我?"

 

文总无辜地转了转眼睛。“不能吗?"

 

“不能!"金容仙咬牙切齿,“我要换衣服了,你不要看!"

 

“好好好,我不看。"她依言把手遮在眼前,指间的缝隙却毫无诚意地张到最大。

 

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亏她能如此堂而皇之的做出来。

 

金警官被气得简直要笑出声,捞起枕头毫不留情地砸过去。“皮这一下你很开心吗!"

 

“欧尼别别别、眉毛要画歪了!"

 

两人在房间里吵吵嚷嚷了一阵,好容易这才穿戴整齐。文星伊礼貌地送金容仙到悦扬门口,伸手替她拦了辆车。

 

“欧尼。"文总为她开了车门,脸上的表情难得严肃。“待会你给上司报告这件事时,千万不要提到我。"

 

金警官一怔,“为什么?现在所有贩毒的迹象都指向彩虹,John也还没捉到,告诉组长不是对你们比较有利吗?"

 

她只是凝重地摇了摇头。“昨天我说过了,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记好了,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对你我来说绝对是有害无利。"站在建筑物的阴影下,文星伊的眸子又变回了透不进光的邃黑。她轻笑一声,“反正和黑道走得近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文总在照后镜里对司机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可以开车了。

 

“那么金警官,后会有期了。"

 

看着汽车缓缓驶离悦扬,她又低声附了一句。“自己保重啊。"

 

 

 

三爷休养的医院是一所位于郊区的私人病院,设备先进、警戒森严、保密严谨,是文星伊当初亲自给挑的。

 

她站在走廊上,看着身穿黑西装的男人悄然掩上病房的门。

 

“文总,三爷还在里头午睡呢。"

 

文星伊愣了一瞬,随后又扬起往常一样亲和的微笑。“我知道了,那么我就在这儿等他醒来。"

 

她和李贤宰明明就是按着三爷约好的点前来的,可来到这里换来的却是一句‘三爷在午睡’。

 

文总和特助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其实哪裡是真正在睡午觉呢?他们俩心知肚明,三爷这不过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罢了。

 

“文总,三爷这下估计得睡好一阵呢。"男人指指一旁的椅子,“要不您先坐着歇会吧。"

 

她笑着摆摆手,“不用了,我站着等就行。"

 

在三爷身边这段时间,文星伊也算是把他老人家的规矩给摸透了。要现在不识好歹地坐下,她大概得等三爷午睡一路睡到半夜。

 

不知道站了多久,她一直维持同样的姿势,腿间隐隐传来麻木过后的刺痛,才听得里头传出三爷的声音。

 

“星伊来了?让她进来吧。"

 

和他们一起候在外头的男人伸手替她开了门。

 

房间是高级的单人病房,俨然像是一副小套房的景况。

 

床上头发花白的男人被搀扶着坐了起来,背脊打得老直。纵然是在病中,饱经风霜的脸上双眼依然矍铄,像是一柄闪着寒光的刀刃——他便是打下了彩虹这片天下的集团创始人,白胜源,人称三爷。

 

文星伊笑咪咪地走了进去。“三爷,一段时间不见,身体休养得怎么样了?"她对床边漂亮的护士吹了吹口哨,“您看来过得挺滋润啊。"

 

白胜源摇摇头,“住进来这些日子,总是不见你这小鬼头来看我。"

 

“您老人家这么说可真是折煞我了。"她让李贤宰把水果篮交给护士,“我这不是带了水果来看您了吗?"

 

三爷嘴角微扬,“就属这个毛孩子嘴甜。"他顿一顿,又说:“在炫正巧在接待室休息,你等会也该去看看他。"

 

文总垂下眼帘,应了声‘是’。

 

白在炫是三爷的独生子,也会是彩虹未来的接班人。表面上要具备的胆识和气魄是有,可私底下的能力和手段却远不及当年的三爷了。

 

虽然彩虹未来到他手里的日子很难说,可是三爷还是相当溺爱这个气性像他的孩子。唯一的儿子嘛,谁能不当个宝贝似的宠着。

 

白少爷喜欢文总经理是集团内心照不宣的秘密。

 

当初她还在三爷身边跟前跟后的时候,白在炫就对她不遗馀力地示好。现在更时不时要约她出去,送些昂贵的礼物,她都有些不堪其扰了。

 

文星伊也明白,三爷总想着要撮合他们俩。一来他老人家宠儿子宠得上天,二来,白在炫的胆识和她的能干相辅相成,彩虹将来的地位才越发坐得稳妥。

 

只是文总从来不缺胆识和气魄。

 

客套的场面话说足了,三爷话锋一转,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不过我这个老头反倒有些好奇,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没什么,不过就是东恒最近的小动作多了,我也得适当的回敬几下才行啊。"文星伊还是笑,只是语气含了几分严谨的意味。

 

三爷看起来并没有被说服。“没什么?"他冷笑一声,“闹出这么大动静也叫适当?"

 

他从病床上站起身,缓步走到文星伊身旁。

 

“我当初是这样教你的吗?"白胜源猛然按住她的肩,下手不留情面地给了她肚子一拳。就算病着,他拳头的力道依旧不减分毫。

 

文总吃痛地呜咽几声,站麻了的腿脚受不住力,重重跪倒在地上。

 

“你现在心性倒是挺大。"三爷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分。"




———————————————————

 哇!是久违的周更!(呵呵。

命运的齿轮缓缓的开始转动了(别胡言乱语

沉灰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的大长篇,所以这个齿轮可能真的转得有点点慢……!(藉口

越写越觉得自己的文笔在退化,可能是因为本来就不好(。

希望有生之年能码到结局就好了(滚


评论(13)
热度(170)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