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短篇】心伤

ooc注意,请勿上升,微虐可能。




“代表,关于我和星伊的CP,"她站在办公桌前,指尖犹豫地拧在一块。“能不能先暂时停一停?"

 

金道勋放下手中的文件,语气轻柔得像是在安抚。“为什么?又和星伊吵架了吗?"

 

金容仙从他的视线里看出自己的模样,那是个闹脾气、不懂事的小孩儿。

 

或许这个要求是任性了些,金容仙咬着下唇,但是她很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望着代表。“不是,我只是……"

 

“有点累了。"

 

她觉得她做不到了。即使这原本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组CP大概是金容仙偶像生涯中最轻鬆的一项工作。只要和文星伊多些互动,举止更亲密些,就能收获更多的人气。

 

能对组合有所助益,何况她们俩本就私交匪浅,这有何不可呢——金容仙没有多加犹豫,答应了代表的要求。

 

这不是演技,只是把平时相处的方式以更浮夸的方式演绎出来罢了。

 

她们都很敬业。在镜头前,文星伊言行更油腻了些,而她则负责露出那种欲盖弥彰的笑意。

 

刚开始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可时间缓慢地向后推移,她变得有些无法消化这整件事。

 

因为文星伊的眼神会说谎。

 

明明她是知道的。可是当她们对上眼,那双黑夜一般的眸子里,星星模糊地闪着温柔的光,金容仙总是禁不住地晃神。

 

落在眼里的那些星子太过美丽,她想将它们悉数摘落,藏进心底的小盒子里。

 

文星伊就像是个贼,金容仙在心里无数次釐清过的那条界线,她是可以随意来去自如的。

 

所以她连自己的情意正一分分地被偷走了都毫无知觉。然后等到她注意到时,这一切已经太迟了。

 

金容仙的整颗心都不见了,里面的情感被洗劫一空。

 

她的喜怒哀乐现在全都握在文星伊手里,只要她拉一拉线,她就会做出对应的情绪表现。

 

离开文星伊的时候,金容仙摸着自己的胸膛,那里没有东西在跳动。

 

她的心不会自己跳了。

 

终于,工作变得不只是工作,组CP这件事也就脱节乱序,甚至开始让人难以忍受。

 

文星伊再一次亲暱地揽上她的腰时,金容仙嘴唇都在颤抖着。她想推开她,推开那股令人晕眩的甜蜜气息。

 

但她却又想在她怀裡被温柔地杀死。

 

事情正在朝最糟糕的走向发展——一旦她放任自己沉溺,她们之间的友情迟早会产生质变。

 

最后能换来的只剩文星伊转身离去的背影,和那片她将会永远捞不着的衣角。

 

金容仙害怕抓不住文星伊。

 

她一直以来都知道该怎么做。解决的方式就是在开始前,扼杀所有的念想。

 

只要把刀刃送进自己的心里,她就能对着文星伊若无其事地笑了。

 

“累了?"金道勋温和地说,“最近发生了什么吗,容仙?"

 

金容仙用力地把嘴角向上提了提。“没有,只是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代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正开口要说些什么,却被门把扭开的声音打断。

 

两个人一起回过头,文星伊站在旋开的门板旁,暖黄色的灯光映在她身上,却化不开她冷漠的双眼。

 

金容仙恐慌地发现,她眼里的星星不见了。

 

文星伊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对不起,代表,是我和欧尼之间有些误会。"她垂下眼帘,“这件事,我们会再好好谈谈的。"

 

“嗯,也好。等你们处理完了再把结论告诉我。"

 

她向金道勋鞠了躬,拉着手足无措的金容仙走了出去。

 

手腕被扯的有点疼,她就这样愣愣地跟着往前走。走廊上的职员惊诧地瞥向她们,他们、包括她,都很久没见过文星伊这么生气的样子。

 

她带她来到那间小小的歌唱练习室,把门关上锁死,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

 

文星伊背抵在门上,直勾勾的看着她。“欧尼,为什么,"她的声音听起来像雾一样模糊,带着那种令人打颤的冷意,“你要和代表讲那种话?"

 

寒冷渗进金容仙的皮肤,一层层向下窜入骨子里。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像是被掐住了脖子,吐出来的音节破碎乾涩。“……这么做,对我们两个都好。"

 

“你有什么资格擅自替我决定?"

 

文星伊的表情和话语一样,尖锐的能够刺痛她的神经。

 

金容仙再也忍受不了,压抑了许久的情绪超出负荷,化成汨汨流出的怒气。“文星伊,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视线里的那人露出了淡漠的微笑,然后开了口。

 

“我都知道了。"她说,“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你觉得我看不透吗?"

 

那张怒火构筑成的面具,‘喀啦’一声出现了裂痕。金容仙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转得她头晕目眩。她软软地摊倒在地上,憋红了眼眶。

 

“我做不到了,"金容仙啜泣着蜷起身子,“真的,我做不到了。"

 

文星伊轻而易举的就把她颤抖的身子纳入怀中,“乖孩子,容仙,乖。"她丝绒一般的嗓音抚摸着背脊,“不要哭了。"

 

金容仙不自主地靠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汲取她身上的温暖,却依然无法停下溃堤的悲伤。

 

“不要害怕,我不会离开你的。"她的呼吸是那么轻柔,脸上的神情却毫无波澜。“因为我绝对不会喜欢上欧尼。"

 

文星伊握住她的手,一起把悬在空中的刀锋刺进了那颗尚在搏动的心里。

 

她正在用她惯有的温柔摧毁她。

 

金容仙捧着那颗分崩离析的心,不停喘着气。

 

她抬起头来,想对着她笑,能挤出来的却只有更多的泪水。

 

文星伊轻声叹息。“欧尼,该怎么做你才能不哭呢?"

 

不用问其实也能知道的。

 

在练习室的地板上,她们拥抱接吻。



——————————————————

梗来自#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4、虐文,以「她们拥抱接吻」结尾。

纠结了一整个星期的题目!

我真的不是很会写虐(。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出来我想要表达什么(废


评论(8)
热度(151)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