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短篇】Pocky game

Pocky这种东西其实也是能吃得很致命的。

金容仙支着下颔看自家沙发上吃零嘴吃得不亦乐乎的文星伊,一面不着边际地想道。

薄薄的唇瓣小幅度地开阖,用一种几乎能算上是漫不经心的态度咬着那根细长的巧克力棒,末了还用舌尖轻扫过沾上巧克力酱的唇面。

跟平常在舞台上下意识舔口红的动作如出一辙。

看上去很甜。

究竟甜的是零嘴本身还是文星伊的唇,金女士的心思显然不用多加赘述。

妹妹的目光不经意间和她撞到了一块。

“怎么,欧尼想吃吗?”文星伊疑惑地挑了挑眉,“旁边有很多啊。”

金容仙忙别开视线,“不吃不吃,吃腻了。”

明摆着欲盖弥彰。姐姐心虚的小动作倒是给文星伊抓得一清二楚。

“吃腻了代表得变个法子吃了。”她哼笑着坐到金容仙身旁,嘴里转瞬间又叼上了一根Pocky。

“要来玩吗,Pocky game?”

妹妹深褐色的眼里满是戏谑。“输的人要请吃辣炒年糕。”

堂堂leader怎么可以给她戏弄呢?于是金容仙不甘示弱地咬上了另一端,“请开始你的表演。”

看见她的举动,文星伊反而是有些迟疑了。

原本真的只是想戏弄一下姐姐的。

不过自然,虚势满满的她到了这个关头放弃就太没有骨气了。

于是她还是硬着头皮往前咬了几口。

另一端的姐姐也是一副视死如归的闭上了双眼,只有不断颤抖的睫毛透露出了她正在偷看的事实。

吃Pocky的过程是很安静的。

细细的一根巧克力棒上,承载了与之相反、莫大的暧昧氛围。

金容仙甚至觉得这根Pocky会难以负荷,随时可能有断折的风险。

明明脸靠得这样近并不是第一次。

可是平时毫无预警的随意靠近,和现下这样若有所图的缓慢接近又大相迳庭。

为了稳住重心,文星伊的手摸索着搭上了姐姐的肩膀。

对方像是被她的举动惊了一下,双眼慌乱地睁开,然后两个人便对上了视线。

妹妹的眼神全然不像往日里的清澈,这么近的状态下反倒是透出几分朦胧来。

金容仙感觉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被掐住,在胸膛里像要逃窜似的跳动起来。

文星伊白皙的脸蛋已然掩上几分红粉,却还是依然故我地前进。

她们的个性很相似,倔强劲儿也是像极了彼此。

不等到另一方咬断饼乾前是不会停止的,这是她们无声的较劲跟共识。

嘴上咬了三口的距离,鼻尖相抵。

温热的鼻息拍落在彼此脸上,就像是孩子吃的棉花糖,确实存在却又稍纵即逝。

侧过头再咬三口的距离,便是唇舌相触。

Pocky game点到为止即可,文星伊却觉得自己有些停不下来。

她正要避开鼻尖再往下一口的同时,听到了金容仙含糊着威胁道。

“你再往前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妹妹轻笑了一声。“怎么个不客气法?”

“你再靠过来,我就亲你了!”

不过胜利近在眼前,文星伊并不打算放弃让姐姐请辣炒年糕的念头。

反正欧尼也是说说而已。她这么想着又往前切入了一口。

但是金女士总会在这种奇怪的事上言出必行。

下一秒,文星伊的眼里便被前进的金容仙盈满了视线。

她只感觉的自己嘴唇撞上了同等柔软的物体,浅浅地贴合了一瞬,接着又被推了开来。

妹妹回过神来只看见姐姐嘴上叼着剩下短短一截的Pocky。

虽然羞涩地想要逃开,不过金容仙还是勉强自己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微笑。

“是我赢了,记得请我吃辣炒年糕。”

意识到她做了什么的文星伊脸‘蹭’的一下红了起来。

“欧尼到底在想什么啊!”

*

“容仙欧尼,要吃Pocky吗?”

次日的待机室里,丁辉人拿着手上开着的巧克力棒问金容仙。

两位姐姐们立刻都有些不自在地垂下了眼睑。

“辉妮自己吃就好了,我今天牙有点疼,吃不了甜食。”

“这样啊,欧尼还好吗?”

金容仙想了想,文星伊吃着Pocky的模样蓦然浮现在脑海里,若有所思地道。

“就是昨天吃的有些甜。”

她顿了顿,转眼望见事件的另一位主人公耳根子都红了起来,手里还不自觉的扇着风,又补充了一句。

“估计也有点上火。”

___________________
不多说了,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威胁下出来的码字(?
不知道到底甜不甜,我只感觉我的文笔持续退化(。
@韩九言 我 委屈巴巴

评论(10)
热度(258)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