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合作短文】Purpose—— 临门一吻。

杀手容×小白脸星。
@阿句句 欧尼的合作设定文。


这么说吧,金容仙是硝烟里的玫瑰。

面上瞧着明艳得不可方物,可身上长出的刺都像是淬了毒似的,稍有不甚就能要人性命的。

一晚上的缠绵悱恻显然有些吃不消,文星伊懒散地斜倚在床上,看着金容仙坐在床缘擦拭枪械。

作为一位杀手,她未免也长得太出淤泥而不染了些。

未掩上的窗帘边透进来的那几缕阳光,照得她如同鸦翅一般的眼睫熠熠生辉。

杂乱的金色长发还犹自附着股刚起床的慵懒,发丝间隙透出来的葱白脖颈向下淹没在随意披上的西装外套上,大概那布料下面便是她线条美好的蝴蝶骨。

三分诱惑,七分危险。

她不自觉伸出指尖去碰。大约玫瑰就是这样的,即使枝桠生着毒刺,却还是勾人禁不住地去采撷。

金容仙摸着枪身的手顿了几顿,终究还是把冰冷的武器扔在一旁,转身把文星伊朝她伸出的臂膀、连带着她整个人一起收进怀里。

她的拥抱总是带着那么一点硝烟味儿——不过文星伊倒是不怎么在意,反倒是喜欢的紧。

配合上那张清丽脱俗的脸,算不上违和,却更能觉出金容仙这个人的不一般来。

“哎古,任务对象不是要来了吗——你这样让我腻在这里怎么还得了?”

杀手轻笑几许。“还有十分钟。”

“不如你来替我决定吧,他应该要怎么个死法好?”

她目光灼灼磨蹭过文星伊的脖颈,指节跟着眼神漂移的痕迹摸过肌肤,勾起几阵战慄。

“是在这里划一刀好呢?”

然后金容仙又偏过头,几分动情几分懒媚地去吻她亮橘的发顶。

“还是在这里开一枪好呢?”

文星伊漫不经心地笑,指腹攀上掌心,扯过她的手安放在自己心脏上头。

“把子弹送进这里吧。”

加快的心跳在金容仙的触碰下逐渐成形。她曾让无数的人的心跳停止,此刻,却又有人的心脏为她而跳。

“行。”杀手握着的手紧了紧,声音像是破罐子里流出来的黏稠蜜糖。“照你说的办。”

这合该是她们之间特有的调情方式。隐晦地,狂傲地,危险地,大胆地,任由情感在一句句冷血的话语里奔流。

杀手和小白脸,两样都不是什么能印在名片上递给别人的光彩职业。但也正是如此,这层包养的关係才能为她们联繫在一起。

谁都不是那株白璧无瑕的白莲花,所以谁也不必顾忌什么。

这段关係里不需要创格完人。瑕疵才是上好的调剂。

比起单纯的金钱关係,或是纯粹的爱情,这样更像是一种彼此慰藉的手法。

文星伊脑袋一歪,小猫般细细地啮咬上金容仙的肩胛。对方‘唔’了一声,却也没有阻止她为她描摹上红色的欲望印痕。

杀手只是在文星伊抬起头来瞧她时挑了挑眉示意。

这纸一般白的肌肤,不留一些装饰便可惜了。她在百忙间含糊辩解道。

还有五分钟。

说实话,要不是任务在身,就这样和文星伊腻在床上一整天的想法也不是没有过——金容仙叹了口气,把文星伊按在床上用力吻了一吻,这才施施然站起身子。

她在枕榻间那人如炬一样的灼烫眼神下穿起了衣服,内衣、衬衫、裤子、皮带、西装外套,层层迭迭的衣物摩挲间把自己捂得严实。

最后是领带。

金容仙正要繫上,奈何对方在自己身上四处点火的视线实在太过露骨,扣好的衬衫领口内又无端透出几分燥热来。

她不耐烦地开了两个扣子,领带扔给文星伊。“明晚在你家见吧?”

还没等她点头,门外便响起了一阵短促的敲门声。

她大步流星地走向了门口,文星伊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金容仙的手搭上门把,忽然被她的包养对象环住脖颈,整个人靠在了她的身躯上。

她极轻极慢地在耳边开口道,温热的气息沿着耳廓上下舔舐。

“姐姐, 不在我身边的时候记得想我。 ”

手上还不忘替她扣好刚扭开的扣子,灵巧地把领带套上颈项繫好。

毕竟也是付了钱的包养。大抵这些温言软语对于金主都很是受用的。

一门之外是这次任务暗杀的对象。一门之内,金容仙把文星伊抵在门板上,给了她一个狂乱热烈的亲吻。

______________
首先!祝我们最好的MAMAMOO四周年快乐(tears
不知不觉已经饭了两年多,希望能继续陪伴她们。
然后再声明一下!这是一篇合作设定文!
我和句欧尼共同在这个设定下创作出来的小短篇(。
因为不一定会有关联,每篇都当成一篇单独小短篇来看是没问题的kkkk,and不定时更新(#
小贾的purpose是这篇文篇名的由来,大概就是那种彼此是对方生活目标的感觉(?
希望我的文有达意,能表达出这种感觉就好了hhh(。

评论(22)
热度(214)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