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01.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01.

金容仙伸手叩响了办公室厚重的木门,裡头穿得西装体面的女人笑意盈盈地看她。

 

“容仙啊,过来坐坐。"她拍了拍身旁空出来的椅子,示意对方坐下。金容仙不领情,一个踏步立在了她桌前,背板直挺挺地。

 

“郑组长,有什麽吩咐就说吧。"好听的声音像是给蒙上了层霜似的,没什麽起伏。

 

那个女人—她的上司—郑彩英轻声笑道:“哎古,我们容仙还真是个万年不融的冰山美人。"随后收起戏谑的玩笑样子,扔了个文件夹在桌上。“自个儿看看。"

 

取过那个文件夹,翻开来最先撞入金容仙视线的便是一张银发女人的照片,下边还有寥寥几句文字。那人长得挺标緻,勾着唇浅笑。是个好看的女人。

 

可惜这画报般的照片底下,注记的却是“Moonstar,本名文星伊,悦扬酒店负责人"的字样。她眨眸,暗暗叹息了一声。虽是成为警官多年,早已通晓道上不可以貌取人的道理,可事实仍一如既往地具有冲击力。

 

近来许多黑道上的组织忙着替自己洗白,纷纷创立了公司集团,以掩饰地下越发蓬勃的产业。酒店、饭店一类的高级娱乐场所一栋栋的建,悦扬酒店自是其中之一。而身为市内两大组织集团中彩虹娱乐旗下最高档次的酒店,它的负责人更相当于是彩虹娱乐门面一般的角色。

 

明裡是光明正大的高级酒店负责人,暗裡大约也替组织管些夜场、俱乐部一类的地下产业。

 

年纪轻轻就爬到这种地位,那个叫文星伊的女人绝非什麽简单货色。金容仙默默将资料背下,抬眼看她上司。“这是?"

 

“妳也知道,最近彩虹娱乐的老爷子身体不大好,对立的东恒也越见不安分。彩虹一直对东恒的挑衅没有什麽大动作,最近更是有风声说东恒想搞垮悦扬,好让彩虹爬不起来。两大帮派撞在一起,上头担心迟早会出事。"郑彩英拿起杯子,喝口水润嗓。“东恒那头已经派人去盯了,至于彩虹这边嘛……"她看着金容仙和气地笑,不说话。

 

话裡的意思很明白,金容仙喉头动了动,眉毛纠结成小山丘,问道。“为什麽是我?比我更合适的人多着去了。"

 

组长的笑霎时变得有些昏昧不明。“妳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好啦,明天妳就去悦扬底下的咖啡厅看看情况吧。一有什麽状况立刻通报我,这几天委屈妳,等到情况稳定了就让妳回来。"

 

话已至此,也不好违抗上司的命令。金容仙深深的叹息出声,阖上资料认分的退下去。

 

郑彩英眼神柔了下来,绕在下属离去的背影上,口中温柔地叮嘱道:“容仙,要注意安全啊。"

 

她背对着组长颔了颔首,轻巧地闭上办公室的门。

 

 

 

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穿着一身简单便服的金容仙使劲推开玻璃店门,挂在上头黄铜製的铃铛叮叮噹噹地响了起来。

 

她抬脚步入这座设立于悦扬酒店底部的小小咖啡厅,裡头木质的吧台散着低调而沉稳的色泽。吸入满呼吸迷人的咖啡香,她兀自找了张双人桌坐下,拿起桌上的菜单。

 

贵为本市最高级的酒店,悦扬所经营的咖啡厅亦远超于水准之上。店内布置着许多復古的装潢,氛围相当静谧,其馀客人饮食的动作也一样的斯文雅致,只得耳闻些浅浅的交谈声。

 

金容仙大致扫了眼店裡,确认没有异状后才勾下颈去研究菜单。纸张边缘印着好看的烫金花样,上头的品项由花体字构成,工整地排列。她斜眼瞥见后方的价格,咋了咋舌。

 

不要紧,组长说了可以报公帐。她给自己压压惊,招过服务生点了杯拿铁,从包裡掏出带过来的书随意翻看。

 

金容仙的位置碰巧对着大片的落地窗,能清楚地望见悦扬的正门口。午后的暖阳透过窗洒上书页,金容仙在阳光裡惬意地窝进沙发,眼神却像是利箭,射过书本停驻在窗外那头。

 

服务生很快地替她端上咖啡。金容仙举起瓷白的咖啡杯,看着奶泡拉出的爱心随着她的动作晃荡,唇靠上杯缘准备浅啜一口。

 

“福尔摩斯真是经典呢。"

 

声音的线条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线条美好的弧,好像是焦糖倒了满地般的低音甜腻。金容仙被唤的一仰头,对方细碎的银发在阳光下闪着光。

 

那人打扮得很休閒,套着件宽松的棒球外套,头上戴着鸭舌帽,勾唇笑意亲切地看她。金容仙沉默地仰望,对方素淨的面上带着股清朗的少年气,又一挑眉问道。“妳在看哪一集?"

 

这张脸面熟的很,不久前才在资料上见过。文星伊,金容仙的监看对象,突如其来地便闯入她的眼帘。面上的一丝慌乱随即被掩盖下去,金容仙眼神定定地落在文星伊身上,反问她:“请问妳是?"

 

本人倒是比照片上要好看得多。

 

“啊、是我不好,唐突了这位小姐……"文星伊报以歉意的一笑,声音温和,“我叫文星伊,算是这间咖啡厅的负责人吧。"

 

她自顾自地在桌子对边坐下。“这年头很少看见有人读福尔摩斯了,一时间怀念便叫住了妳,失礼了。"

 

“不要紧。"按下砰砰直闹腾的心脏,金容仙沉住内心的暗潮汹涌,装作自然的模样。她勾起咖啡杯,小小喝了一口,直直的回视文星伊黑曜岩般漆黑的眸。很深很沉,她望不见底。

 

文星伊朝她略微俏皮的眨眨眼,“好喝吗?"她点点头,没注意到自己嘴边沾了些奶泡。对面的那人却先瞄见了。

 

她忽然倾身向前,清秀的脸凑了过去。金容仙还没反应过来,文星伊早抓了张纸巾,动作细心不失温柔的拭上她的嘴角。“沾到东西了。"

 

两人靠得极近,她身上很香,是薄荷清甜沁凉的气味。金容仙被这样突然的接近弄得有些懵,感觉脸一下烧红了起来。她刚要推却,又见对方坐回了椅上。“擦乾淨啦。"

 

“……谢谢。"她又笑开了花,金容仙害臊的抚了抚颊,小声地道了谢。几乎要令人错乱,眼前这个友善的女孩怎麽可能会是爬上帮派门面的狠角色。

 

“不客气。"文星伊把散落额前的发丝勾回耳后,拉起袖角看看錶。“时候不早了呢,恕我先失陪啦。"她站起身,阳光落在她的面上,衬得她白淨的脸庞更加勾人。

 

然后她在经过金容仙身旁时弯下腰,附在耳旁低声道。“谢谢妳陪我说话啊,漂亮的警官欧尼。"末了还坏心的朝耳尖吹气。见她颈子敏感的缩了缩,文星伊笑得得意洋洋,到了门口转身向金容仙挥挥手,大步流星的走回悦扬裡头。

 

所以文星伊从头到尾都知道她的身分。金容仙一面摀着耳朵,一面在心裡暗骂这流氓。她瞪着那道离去的背影,拳头紧纂。差点就给她那副和善的模样给蒙了。

 

警界新锐金容仙警官,头一次在自己的业务上尝到败果。

 

 

 

“需要处理掉那个条子吗,文总?"李贤宰走近文星伊身旁,轻声问道。

 

“不需要。谁都不许动她。"她摘下帽子,扔到男人手裡。

 

又朗声笑了起来。“看她多可爱啊。"

———————————————————————

看我又给自己捅出了什么大坑(。

介于黑白两道之间爱恨纠葛的奇怪脑洞,有生以来初次想尝试长篇哈哈哈!稍微用了些不一样的文风去写!单篇字数还创新高呢看我以前多混233333中间解释背景的话有些无聊各位请海涵。

之前说的番外可能还要等会,想练练车技的我还在钻研(?

随时欢迎大家来找我玩kkk

评论(21)
热度(256)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