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短篇】不要哭泣

#ooc预警。


(一)

 

她们是邻家姊妹。或是,世人口中的青梅竹马。

 

两家父母是世交,这梁子从出生起就妥妥地结下了。

 

金容仙是文星伊的姊姊,文星伊是金容仙的妹妹。

 

姊妹俩感情好得很。做妹妹的爱哭,年长一岁的姊姊就百般耐心的哄着。

 

这可真是一对模范姊妹。

 

夕阳映得天空橘黄一片,像是画布上不小心翻落了颜料。游乐场上的身影被西斜的阳光拉得很长。

 

金容仙蹲下身去戳戳那个缩在滑梯底下的爱哭鬼。“星伊,你怎麽啦?"

 

文星伊哭得抽抽噎噎的,没理会她。她又伸手戳了几下,妹妹扭开身子,还在哭。

 

“你不告诉我,那我也不理你了。"姊姊哼哼几声,站起身子作势要走。才刚踏出一步衣䙓就给人拽住了。

 

好容易止住了啜泣,文星伊抬起脸来,鼻子不住的吸着鼻水。“……欧尼,有人把我的糖糖抢走了呜呜……"

 

“他说我吃太多糖会蛀牙,"说着说着又要哭起来,“可是、可是,我每天都有好好刷牙呀……!"

 

“乖喔,我们星星不哭不哭!"金容仙忙扯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喏,给你。"她把揣在兜里许久的糖递给文星伊。

 

那颗包装得粉红粉红的糖是草莓味的,金容仙最喜欢的口味。那糖拿在手里看了一天也没捨得吃,现下就这麽给了爱哭的妹妹。

 

姊姊觉得比起一个人吃掉那颗糖,哄妹妹开心才更加要紧。

 

“真的吗!欧尼真的要给我吗!"小小孩儿一听乐开了花,总算是停止了哭泣。“谢谢欧尼!"

 

金容仙笑了,摸摸文星伊的头,两个孩子拉着手一起回家去了。

 

 

 

(二)

 

她们都上了初中。到底还是差了一个年级,原先共同的生活圈开始有了变化。

 

例如说,妹妹慢慢地不那麽黏姊姊了。放学一起回家的次数少了,假日一起玩的时间少了。升上初中的小孩儿,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不再一口一个姊姊的叫了,喜欢直接叫她容仙。

 

还有,她们之间有了秘密。文星伊交了个男朋友,没有告诉金容仙。

 

她是无意间看到的。房间里的窗户正巧开在靠文星伊家的那面牆,只消站在窗边向下看,便能撞见那个模样清秀的男孩和文星伊拉着手,走到家门前依依不捨的道别。

 

那个画面看来有些眼熟,像是从前姊姊和妹妹手牵着手走到门前,大哭大闹着不想离别的画面。

 

金容仙愣了会儿,叹口气,把窗帘掩上了。

 

都说成长是惆怅的,她总算明白那是什麽感觉。

 

她们长大了,好像什麽都变了一点。

 

只有一点从来没变。文星伊还是那麽爱哭,一哭起来就要姊姊哄。

 

这天外边下着大雨,是个很适合离别的天气。“欧尼。"文星伊站在她家门口,身上的制服湿得彻底,发丝不断渗着水。

 

金容仙要拉她进屋。“会着凉的,你赶紧进来。"

 

她却纹丝不动,双脚像生了根似的定在原地,又唤了一声。“欧尼。"眼眶已经红了半圈。

 

空气里洒满了沉默。文星伊又叫了第三声,“欧尼……"声音都走了调。

 

对视了几秒,金容仙松开了她的臂膀,转而张开了双臂。像是支撑她的力气被一下子抽乾,文星伊放任自己跌进姊姊的怀抱,在那抹臂弯里哭成个泪人儿。“……欧尼,他和我分手了……"

 

她身上很冷,湿意跟着一道蹭上了金容仙的衣服。她什麽也没问,只是像小时候那样搂紧了妹妹,一下一下的拍着背脊。

 

“不哭不哭,欧尼在这里呢。"

 

 

 

(三)

 

高二那年的暑假,她们坐在金容仙家的客厅里吹着冷气,电视里播着音乐放送节目。

 

文星伊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这麽一句。“欧尼,我想要去参加选秀。"

 

她一直以来都清楚,妹妹的梦想是能够在舞台上发光发热。“挺好的呀,"于是金容仙笑着拍拍文星伊的手,“那要好好加油啊。"

 

“可是我不敢自己一个人去……"她撒娇般的蹭了几下金容仙的肩头,“不如欧尼跟我一起报名吧,我们要是都能成为练习生,以后就能一块出道了。"

 

这个要求其实有些无理数。金容仙的梦想是成为空服员,她计画了很久,几乎是高中三年都投资在上头,连相关课程的学习都安排好了。

 

“好吧。"

 

她还是答应了。因为她爱她的妹妹更甚于她自己。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

 

选秀结果发表的那天晚上,她们从车站走回了家门前,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金容仙手上拿着练习生宿舍的新钥匙,而文星伊手里只拿着一纸捏得皱烂的落选通知书。

 

那个代表是这麽说的。“两位的嗓音和实力,说实话,都非常的好。"

 

话音残酷而不带一丝情感。“可惜的是,我们只能选择其中一个。而经过我们周详的讨论之后,我们公司认为金小姐更合适作为主唱练习生的人选。抱歉了,文小姐。"

 

金容仙没有拒绝,在合约同意的栏位上打了勾,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们就这样沉默的站在月光下,周围都是夏日夜晚叫人发疯的暑热,只有她们像是身在十二月的寒冬里。

 

终究还是文星伊先开了口。“恭喜你啊欧尼。"

 

她的目光很複杂,什麽情绪都交织在眼里。“以后练习可要认真点喔。"等不到金容仙回话,她便转过身子,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

 

月亮把文星伊的身型照的很清楚,金容仙能看见她的肩膀正压抑的颤抖。她知道妹妹在哭,她那麽爱哭,没可能不哭的。

 

只是这次,她没有再让姊姊哄了。

 

 

 

(四)

 

练习生的生活是很艰困的。手机要上交给公司,不能随意的吃喝玩乐,连出入宿舍的自由都被掐在公司手里,一年里也只能回家几趟。

 

她们之间的气氛还是有些尴尬,几乎每一次碰面都没能说上几句话。

 

慢慢地,金容仙和文星伊就这麽断了联繫。

 

直到金容仙正式出道的那天,她们已经整整六百一十八天没说过话了。文星伊在手机里下了数日子的程式,每过二十四小时就看着日子又多了一天。每一天她都觉得活的不像是自己。

 

出道舞台她去看了,只是没跟金容仙说。

 

舞台上的姊姊很有自信、很漂亮,唱歌也很稳定,连不擅长的舞蹈也跳得很好。文星伊看着那样热情活泼的舞台,眼眶却不争气地盈满了泪。她好想她的容仙欧尼。

 

那时金容仙正当以‘怪物新人’称号迅速窜红的时期,行程满档,即便她有家也归不得。文星伊几次去金家拜访,都没能见着她一面。

 

人红是非也就跟着多了。

 

今天报纸上斗大的头条是‘怪物新人颂乐’的绯闻,里头把金容仙评论的很难堪。

 

文星伊把便利店里的报纸全买了,然后把它们都撕了丢进垃圾桶。她一路从街角的便利店跑到了金容仙家门口,气喘吁吁的按着电铃。

 

金伯父替她开了门。文星伊终于能见上金容仙一面,在她的行程全都因为绯闻而暂时取消的现在。

 

她坐在床边,脸上的表情很平静,静到了麻木的地步。“星伊,好久不见。"

 

文星伊只叫了这麽一声。“欧尼。"随后伸出双臂抱住了她。金容仙被按在她的怀里,脸上的淡漠终于出现了一条裂缝,伪装起来的平静沿着裂痕剥落下来。

 

姊姊头一次在妹妹的怀里,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

 

她轻吻金容仙的额发,温柔的拍着她的背板,就如同小时候被姊姊抱在怀裡哄着那般。

 

“欧尼不哭不哭,我在这里呢。"

 

 

 

(五)

 

出道了几年,一切都变的稳定许多后,金容仙开了第一场演唱会。

 

表演了几首歌,接着是中场休息的问答环节。主持人拿着麦克风问:“听说颂乐在成为歌手前的梦想是空服员,为什麽后来选择了这条路呢?"

 

“这题我要先保留起来。"金容仙笑弯了眼,嘴角边泛起的梨涡隐隐有些淘气。“等到之后时机到了,我再跟各位分享吧?"

 

台下粉丝失望的声音加起来也没后台妹妹的抱怨声大。

 

谢了幕,下了舞台,金容仙看见文星伊已经抱着好大一把花束,等着给她献花了。

 

“呀,欧尼,卖什麽关子啊。"妹妹把花递到她手里,口中还是念叨着刚才的问题。“我也想知道为什麽嘛。"当年这个问题可是困惑了她好一段时日。

 

姊姊捧着花束,笑的一脸满足。“你真想知道为什麽?"

 

“嗯嗯!"

 

“那你耳朵靠过来一点。"

 

文星伊听话地把耳朵凑近。金容仙嘴唇都要碰上耳沿,说出的话极轻极快,不认真听几乎不能听清。

 

但是她的妹妹听得真真切切。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想要成为你的梦想。"




———————————————————————

我不是要跟姊妹二字过不去,

只是为了最后那句“我喜欢你,所以想要成为你的梦想"开的脑洞(。

怎麽办我写的真是一团乱七八糟哇,原先想好的内容和最后码出来的差了十万八千里233333

要回归了我觉得我可以原地爆炸了!!!



评论(11)
热度(168)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