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MOO.
团饭。勉强算的上是个写手。
有这个荣幸的话,大家一起玩吧。

沉灰 13.

#黑道文星伊×警官金容仙。

沉灰 12.


13.


拳头的钝痛掐紧了腰腹,文星伊抽了口气,向上勾起嘴角。“这个三爷就不知道了,得闹大一点才好办事啊。"

 

白胜源坐回床边,眯起眼,“哦?这话怎么说?"

 

“三爷的日子清静久了,想来是不清楚吧。牌桌上可多了几个来势汹汹的新人呢。"她笑着挑挑眉,“别的不提,就说说条子吧——他们可跟东恒眉来眼去地打了一手好牌。"

 

言下之意,警察和东恒两边勾结起来了。

 

裴俊文吸毒这茬若只是普通的告发,定会被警方高层草草的压下来,但要是像如今这样闹上新闻版面,这可就难说了。

 

如此名人丑闻便是饵料,每个报社少不得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穷追猛咬。这事起码得等上一两个月才能平息了。

 

一两个月的时间,就足以令东恒元气大伤。

 

“星伊长大了不少啊,考虑的周全。"三爷不住的点点头,“好端端的怎么跪在了地上?赶紧起来吧。"

 

就算几个月以来潜心静养,三爷果然还是一把老辣的薑。

 

文星伊搭着李贤宰伸过来的手踉跄起身,这才惊觉背后出了一身冷汗,汗湿了的衬衫黏腻地贴在背上。

 

她重新整顿好思绪,“是我不好,这样莽撞的行动没有事先通知三爷。"

 

白胜源浅淡一笑。“你还年轻,做事躁进些也是难免。想当年我也捅出了不少大篓子,被当时的大哥训了不少次呢。"他闭起双眼,语气不咸不淡,“不过,该是不会有下次了吧?"

 

“这是自然,劳三爷费心了。"

 

三爷这一番动作无疑是在点醒她,彩虹的实权还握在他手里,让文星伊安安份份做好她的文总经理,不要僭越了。

 

否则谅他多欣赏文星伊的才干,抑或多想让她当儿媳妇,为了彩虹这片辛苦打下的江山也绝计不能轻饶。

 

看护在方才对话的空档已经削好了带来的水果,递到白胜源手上。他插起一块苹果,缓缓地开口道。

 

“我还有一个疑问。听说你最近和一个条子走得很近?"

 

听到这话,文星伊不由得浑身一激灵,面上亟欲维持神色如常的样子。“您说什么?"

 

三爷没等她否认,迳自说了下去。“那个漂亮的警官,叫什么来着……金容仙?"

 

看似寻常叔叔关爱晚辈的问句,却让文总全身的肌肉像是遇到危险的猫一般紧绷起来。她抬头望向三爷的脸庞,试图看出他此刻心裡的想法。

 

可是白胜源向来喜怒不形于色。这个男人总像是大海一样,深沉得叫人看不见底。

 

都说风雨欲来,却不想来的时机如此之快。

 

文星伊还是没想到自己和金容仙的事这么快就给人知悉了。

 

“怎么着,看你这孩子紧张得。"三爷半含着笑意,摸摸生了些许胡渣的下颔,“你很喜欢她?"

 

她讪笑着垂下眼睑。“三爷说这是什么话,我和金警官不过是一起合作,坑了几把裴俊文的伙伴罢了。您莫非是忌妒少女们纯真的友谊?"

 

白胜源朗声笑了起来。“纯真的友谊还能在悦扬的蜜月套房裡培养了?你可别诓我这个老爷子啊。"他见文星伊要辩解又摆了摆手。

 

“你要在外头怎么玩,我不是你的家人自然管不着。只一样——星伊,你是个聪明人,应该也清楚她和在炫,究竟是谁对你未来比较有利。"

 

三爷果然是时刻不忘敲打她和白在炫。文星伊对于他拼命要成全自己儿子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对她来说更要紧的是,老人家话里话外都没有要为难金容仙的意思。

 

他决定对金警官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就足够了。文总轻吐出一口气,“我知道了,三爷。"

 

“好了,我也乏了,你先下去吧。"

 

与来时同样的那个男人照旧替他们开了门,然后又很快地被阖上。

 

‘砰’的一声,是门板关上的声响,也像是她的心终于落在踏实的地面上。

 

文星伊抬起头,却又再次毫无防备地撞上另一对热切的棕色眼眸里。

 

门外赫然就站着一个面容俊朗的青年。“星伊,"他亲切地唤道,伸出手便要揽住她的肩。“好久不见了。"

 

文总不着痕迹地一避,溜到李贤宰的肩后站定。“在炫哥。"

 

这个男人便是三爷捧在掌心里的儿子,彩虹集团的大少爷,白在炫。文星伊称呼他从来不是寻常女子惯用的欧巴,而是用了‘哥’这样男性的用法作为替代,其中疏离的意味昭然若揭。

 

不过碍着三爷的脸面,她总也不能太过冷落了他。她看着他悻悻然收回手的模样,客气地问候了一句。“哥怎么会在这裡?"

 

“刚刚听到你来医院看望父亲的消息,我就想着来看一看你。"白在炫再次微笑起来,“这么久不见,要不一起吃个饭吧?"

 

说着说着又想要推开李贤宰挤过来。文总眼明手快地拧住特助的袖子,拼命把他往两人之间拉。

 

“对不住了在炫哥,我等下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

 

成为两人角力中心的李贤宰很是尴尬。

 

一边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一边是自家集团的大少爷,严格来说也算是上司。小小的特助像是夹缝中求生存的小草,在这场无声的较量里被扯来扯去的。

 

见男人没有丝毫要放弃的意思,文星伊这边厢又开了口。“不知道在炫哥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什么?"

 

众所皆知的事实,白在炫喜欢文星伊喜欢得不得了。这个明知故问的提问着实让他禁不住一怔。

 

她趁机捉住了空档,将对方拉入自己的说话节奏之中。“知道吗——作为晚辈的我必须提醒哥,女孩子通常都非常讨厌得寸进尺的男人。"

 

所以说文总下嘴从不手下留情。几句话无非是暗戳戳地表示——我不喜欢像在炫哥这样得寸进尺的男人。

 

被重重打击的白在炫终于像只斗败的公鸡般垂下手。文星伊趁着他还没缓过来的空档,忙拉上李贤宰往停车场跑了。

 

如预料之中,特助在后照镜里望见一向游刃有馀的文总,此刻的面容上写满少有的浮躁。据他所知,只有三个人能够轻易动摇文星伊的神情。

 

一是她所敬畏的三爷,二是她所锺爱的金警官,第三个——当然就是她所嫌弃的白在炫。

 

文星伊的声音平淡得听不出喜怒。“……小李,我的脸有漂亮到能让你一直偷看吗?专心开车啊。"

 

李贤宰赶忙将视线移回正前方。他可不想正在文总不痛快的时候一头撞在枪口上。

 

“真是的。"他唯独还能听见她小声抱怨。

 

“老奸巨猾的老子,死缠烂打的儿子。"

 

 

 

“都是因为你没能管好自己的部下,"男人的声音冰冷地透过话筒传来,“才会出了这么大岔子。"

 

郑彩英探手捏了捏眉心。“对不起,部长,是我的疏失。"

 

“这下子裴家那边少不怪罪到我们警察头上来,而他们要紧的裴公子现在被这么多媒体盯着,一时半刻也放不出来。情况特别棘手,你了解吗?"

 

“我会尽我的全力挽救的,部长。"

 

男人冷哼一声。“挽救?凭你一个组长能起到什么作用?对方不仅看不上眼,还会嫌我们不够有诚意合作呢。"

 

他接着说,“呵,不过也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警官这么有能耐,竟然可以坏了我们布置许久的局。"

 

郑彩英的确也没料到。

 

原先让金容仙去悦扬和文星伊周旋的目的便是为了拖住她的手脚,好让东恒伺机诬陷彩虹贩毒。没想到对方早就看破了这一层,并反过来利用金警官下了这一手好棋。

 

在短短几周的时间内,整个局面已然翻盘,自对他们有利的情况便成了如今这等窘境。

 

文星伊确实不是一个好惹的对手。

 

纵然并非本意,可金容仙也在这场棋局中替彩虹出了很大一份力——她其实还挺喜欢这个部下的,却不知道上头的人会如何处置她。

 

她先问了出口。“部长,这样该拿金警官怎么办?"

 

“金警官这下子在外人眼中可是立了大功一件呢。"部长听来有些怒极反笑的意味,“升职,自然得升职。"

 

“您的意思是……?"

 

“让她升职成二组的组长。"

 

郑彩英这下懂得他的意思了。

 

二组只是代称,实际上的全名是‘走失物管理搜查组’。那是先前为了安置服务许久的老警官所开办的高薪閒职,久而久之却也演变成了流放一些不受长官喜爱之人的职位。

 

当上二组组长,名义上是升了职,能与郑彩英平起平坐了。实际上,手裡掌握的权力却是远远不如她这个刑事组的组长来得大。

 

既不落外人口舌,也大大缩限了金容仙的权力,实在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是的部长,我知道了。"

 

正巧这时外头的警员敲了敲门,“组长,金警官来了。"

 

她挂上电话,然后轻叹一口气,换上如常的神色。

 

“让她进来吧。"



———————————————————————

好了这真的是拖了很久很久的更新(还有脸说
沉灰的大纲我都想好了,但是认真码起字来却一点灵感也没有,在这里跟大家说声抱歉。
其实真的是很希望各位能够多多留言了,能跟读者在评论里交流是写手一件莫大开心的事情!
废话好长,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kkkkk

评论(17)
热度(160)

© Monstre. | Powered by LOFTER